封面人物丨身处“移民时代”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孙凌宇 舍萌 日期: 2020-06-08

更频繁的城市迁徙,更多元的城市选择标准,已经很难被“奔向北上广”或“逃离北上广”这样的单一叙事所囊括。年轻人对自己“要什么”愈发在意

本刊记者  孙凌宇  舍萌   发自广州 

编辑  杨静茹  rwzkyjr@163.com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人口流动的特征发生了显著转变,从单一流动转变为全方位、多层次以及多元化的流动。”2019年,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的学者段成荣、谢东虹、吕利丹在《中国人口流动的若干趋势》一文中总结新中国70年的人口流动特征。

中国人口流动呈现出持续、大规模、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城市乡村、不管东西南北、不论民族身份、不论学历构成的全民流动状态。段成荣在一次相关报告中说,我们几千年来的乡土时代已经结束,而移民时代已经到来了。

段成荣等学者的研究表明,城乡流动人口自2000年以来呈现出先增加后减少的趋势,城与城之间的流动则持续增加,并在2010年前后加速增长。

年轻人是换城市的主力军。学者翟振武、王宇、石琦在题为《流动人口走向何方》的论文中指出,201780后和90后在流动人口中所占比重高达65.1%

2018年,领英基于大数据发布年轻职场人城市流动趋势洞察:相比7080后,90/95后一代在城市间的流动更加频繁,在追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生活方式时表现得更有魄力。

经过对超过11700份已毕业工作且在2018年内有过城市变动的领英会员档案的公开信息进行分析,可以发现,70后平均工作3.32年更换一次城市,80后平均2.49年更换一次城市,而这一数字在90后群体中降为1.4年。

即便是毕业不到两年的95后,也有不少已经离开毕业时的城市,选择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启职场第二步。95后的平均更换城市时间为0.84年。

年轻人在换城市时更率性,也许还带着点类似游牧民族的浪漫感。迁移这件事变得越来越轻盈——人们对新冠疫情下的出行限制感到强烈不适,反过来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一点。五花八门的求职和找房APP源源不断地顺应亦制造着需求,交通的发展、物流的便利,适时打下定心剂,让搬家在物理意义上更加轻易。

移民时代的迹象在上世纪90年代前并不明显。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中国流动人口在19902014年进入快速增长期,在2014年达到峰值2.53亿人。2015年后,随着人口年龄结构变化以及流入地落户人口增加等因素的影响,人口流动放缓,但仍保持在每年2.4亿人以上的规模,平均每6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流动人口。

自上世纪90年代始,人才纷纷向广东、上海、浙江、江苏等东南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迁徙,这种现象被形象地形容为孔雀东南飞2010年,东部地区占有全国流动人口总量的52.9%

20年来,国家出台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新农村建设等战略。尽管目前区域和城乡差距仍十分明显,但沿海产业在2010年后陆续向内陆地区转移,中西部地区发展加速,部分人口逐渐回流中西部。2011年,在重庆市域内流动的本地工人第一次超过了流向其他省份的人数;2008年以来,河南省4/5的外出务工人员首次在省内流动……

近几年一个更明显的转变是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流入增加。随着新一线城市经济快速发展且纷纷出台各种引进人才政策,如落户、租房补贴、安家费、创业贷款等等,从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流出至新一线城市的人才越来越多。2019年底,BOSS直聘发布《2020年求职趋势调查》,求职者被问及如果换城市发展,您希望去哪里时,回答一线城市的人占33.4%,而回答新一线城市的比例则高达42.6%

据网易数读报道,2019年人才流入前十名的城市并非GDP前十的简单重组。西安、郑州、南京尽管GDP排名在十名之外,仍然位于人才流入的前十;杭州以GDP全国第9的排名,成为人才流入仅次于深圳的城市。20183月,西安推出全国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和身份证即可在线落户西安的新举措,毕业生仅需半个小时即可在线完成落户;2019年,GDP排名第24位的西安,却是人才流入的第7名。

这些变化都体现着中国均衡化发展的趋势。与均衡化发展相应的,是《中国人口流动的若干趋势》提到的其中一个趋势——流动原因趋于多元化。中国人口流动以务工经商为主,但务工经商流动人口的占比从2000年的55.1%下降到2015年的51.9%,与此同时,发展型流动(以学习培训为代表)的占比从6.9%上升至14.8%

我们所采访的年轻人,在换城市时有的在意气候、饮食、居住环境;有的为了事业机遇,即使以上所有因素变得不利仍尽力克服;有的不在乎落户这种父辈关心的终极问题,在哪都是生活,换个地点而已”……2015小普查在流动原因中增加了改善住房选项,该类流动原因占流动人口的4.5%,与婚姻嫁娶原因占比接近,并超过为子女就学拆迁搬家等原因的占比。在采访对象换城市的故事中,我们亦可以感受到宜居环境和爱情在他们心中的分量。

更频繁的城市迁徙,更多元的城市选择标准,已经很难被奔向北上广逃离北上广这样的单一叙事所囊括。年轻人对自己要什么愈发在意,想做的工作在别的城市,去吧,喜欢的人在别的城市,去吧。这容易让人想起新生代常常被贴上的诸如自我个性之类的标签。透过对人口流动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自我和个性的舒展,体现整个社会发展的质量。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4期 总第642期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