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丨刊中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20-06-15

美国政客不关心病毒

美国政客不关心病毒

5月初,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67000人,厕纸仍然短缺,慰问卡已经售罄,生日卡无人问津,此时,美国总统最关心的仍是自己的处境。在林肯纪念堂,他接受了福克斯新闻的采访,认为自己受到了种种不公正的对待,比林肯还委屈,并随即在推特上发文吹嘘自己抗疫得当,还转发了自己旗下的高尔夫球场获选英国和爱尔兰地区最佳场地的消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最关心的也不是疫情应对,而是一个年轻的极右翼律师能否获得法官任命的问题,这个人此前已经被美国律师协会取消了资格。参议院已经复会,但首都的卫生官员称,由于试剂不够,无法为这些普遍年迈的议员全都做新冠测试。共和党的支持者则坚决反对社交隔离,要求立即复工,重新开放健身房、理发店、文身馆和其他生活服务设施,他们的口号包括:这是一场假危机;新冠病毒是谎言;我的身体我做主;信仰基督就是疫苗;要么给我自由要么给我新冠;我要理发;人民有选择死亡的自由。

 

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的信念之战

政客劳特巴赫是位科学家,他非常清楚病毒学家德罗斯滕(被称为“德国钟南山”,也是Sars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正在经历什么:“现在他正遭受攻击,人们试图抹黑并破坏他的声誉。”德罗斯滕是柏林夏利特医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他的建议会对政治产生影响,因此他几乎成为一位政治人物。在这个职位上他很快坠入深渊:周一《图片报》攻击他,周二他收到装着标有“阳性”新冠病毒试管的包裹,还附上一条信息:“喝掉它你就免疫了。”新冠的应对政策使政治、科学这两个鲜有联系的系统相互结合,在致命病毒的驱使下,政客们急需科学知识,为重大问题的决策提供支持。研究成果的正确与否不再只是学术问题,在新冠危机中,其答案可能对数百万人造成影响。而政治和科学会陷入冲突,德罗斯滕成为政策的替罪羊,人们高估了他在其中的作用。新冠暴发初期,德国许多地方发现的病例相对及时地被确认为新冠病例并成功追踪了感染链。德罗斯滕认为这其中也有自己的功劳,因为他很早就发出了新冠病毒警告。劳特巴赫建议德罗斯滕尽管遭受攻击仍要继续研究。“如果他继续公开、清晰、透明地处理他的科学成果,而不是屈服,他就会渡过这场危机。因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和一流的科学家。”

 

库什纳画像

在过去3年半里,作为白宫顾问的库什纳从岳父特朗普那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和实权,在废除奥巴马医改、政府关门、中东和平进程、夏洛特维尔种族暴乱、新冠疫情应对和当下蔓延多地的种族暴乱等重大政治议题上,他为特朗普做前锋,接触各方,试探风向,施加影响,可以说是权倾朝野。而库什纳之所以能处在那个关键位置,不是因为有远见卓识和长时间的经验,而仅仅因为他是百万富翁的儿子并且恰好娶了当今总统的千金。2006年,库什纳收购了《纽约观察家报》,在曾经为他工作过的编辑记者眼里,库什纳喜欢对编辑方针发号施令,这让他们很难做;他并不认可这份报纸,只是想通过拥有它来获取影响力;他不喜欢人们对他说“不”,因为他从小养尊处优,周围尽是笑脸和奉承他的人;表面上,库什纳和妻子都彬彬有礼,打扮时髦,和特朗普暴躁易怒的性格不同,但实际上同样傲慢无知,夫妇两人以为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奋斗出来的,与裙带无关。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4期 总第642期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