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丨美国要让飞行员大战无人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朱江明 日期: 2020-06-17

现在真正困扰美国空军的问题是,十年后的空战应该怎么打?未来的战斗中需要什么样的战斗机?

近日,美国空军宣布,希望在一年后,用一架配备有人工智能驱动系统的无人战机与一架喷气式战斗机进行空中对决,让人类飞行员和人工智能系统进行真实的空中对抗。国防部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负责人、空军中将杰克·沙纳汉(Jack Shanahan)更透露,空军决定明年7月就举行第一次空中对抗,对抗结果将会影响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

五角大楼于2018年成立了JAIC,将其作为美军AI技术发展和相关活动的指导机构。这次人工智能对战人类飞行员的测试一经宣布,就引来了专业界的广泛关注。过去无人战机虽然已经开始广泛参与战斗,执行侦察、指挥、通信中继、电子战和对地攻击等不同种类的任务,却从未有一款无人机设计为空战战机。

传统军事理论一直认为一款武器最好的反制手段就是同类武器,比如战斗机用来攻击空中飞行器,坦克首先要攻击敌方坦克。然而迄今为止,却没见过反无人机的无人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无人机反应迟缓,并不适合用于空战。现在的无人战机并非无人驾驶,它们的运作方式更像一款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动驾驶的飞机,驾驶员只在一些关键时刻才会介入。

比如起飞降落或者发动攻击的时候,驾驶员会关闭自动驾驶,遥控操作无人机。然而这些驾驶员往往和无人机相隔万里,无人机在阿富汗上空执行任务的时候,操纵者很可能在美国加州军事基地的一座大楼内喝着咖啡看着屏幕。无论通信技术如何发展,这种相隔万里的遥控都会有几分之一秒的延时,对于瞬息万变的空战是致命性的。

此前,在推广5G通信的时候,最大的卖点之一就是能够降低通信延时,让无人驾驶汽车更容易实现。然而汽车的最高时速不过200公里,战斗机在交战中经常是超音速或者高亚音速状态下的交锋,这种需要交互或者遥控的操作根本无法进行。

除了技术上的问题,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同样让无人战斗机存在严重的政治风险。比如,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雷达显示敌方一架轰炸机正在接近我方战线,战斗机飞行员在进入拦截位置后,发现是一架民航客机正好从交战区边缘飞过,就会选择放弃拦截并且联系民航机远离交战区。而无人机恐怕无法对这类目标进行精确识别,如果击落民航机将会是重大的政治问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空军飞行员一定能正确识别,人类历史上错误攻击民航机的情况多不胜数,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容易认定责任人而已。

如果是无人机,责任认定会非常复杂,到底是操作员、指挥官还是AI程序的设计者,调查起来需要非常高的技术。正因如此,各国政府基于政治风险考虑,都会尽量希望无人机发动攻击前必须要经由人工确认,然而在瞬息万变的空战中怎么一一确认呢?难道导弹锁定对方战机后还得经过万里之外的操作员认定才能发射?

由于技术限制和政治风险的问题,无人战斗机进行空战一直是不太被看好的一个研究方向,尽管无人机有着非常强的先天优势。然而美国空军的这个测试可能彻底改变AI参与战争的模式,就在上个月,美国空军少将斯科特·普留斯(Scott Pleus)公开表示 ,“一架具备空战能力的B-21(美军下一代的突袭者隐形轰炸机)也具有空对空能力,也许这就是第六代飞机。”

尽管他没有进一步解释空战型B-21到底是有人驾驶的战机,还是以无人机的形式存在,然而却给了大家无限的遐想,因为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空军将会让载人战机和无人机一起混编执行任务。而轰炸机显然是混编队伍中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因为体积和载重量巨大,且具备很好的改装性能,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轰炸机似乎无法做到战斗机的高机动性。

然而,如果无人战机的AI系统能够胜任空战,那么以轰炸机平台改装的战机则不用进入需要高机动的近距离交战,只需要在视距之外发射导弹并且指挥无人机发动进攻即可,这或许能解决的轰炸机机体性能不佳的问题。除此之外,无人机与远端的操作员进行交互会有比较明显的延时,如果通过相对近距离的高速网络传输数据,与控制无人机作战的轰炸机交互的延时会相对较小,很可能可以满足空战任务的需要,同时也能进一步厘清作战中的法律责任问题。

从理论上,这确实可以解决无人机无法空战的技术和政治问题,也可能是一种更先进的战法。现代空战战术中最基本的构成单位就是两架战机组成的双机作战编队,在空战中可以互相掩护齐头并进。这一战术实际上在二战前就发展成熟,现在仍是各国空军的基本作战单元。然而,轰炸机和无人机的混合编组显然不需要继续双机编组的战术,可以探索使用1拖2甚至1拖N的编组方式。如果明年美国军队的测试真的证明人工智能无人机具有击败人类优秀飞行员的潜力,这个结果将会为美国将要发展的无人有人混编战机集群发展方向提供切实的证据,第六代战机的概念也将越来越清晰。

在美国完成了五代战机F-22和F-35的研发后,世界各国实际上都在五代机概念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工业科技水平进行开发。无论是中国的歼-20还是俄罗斯的Su-57,都被视为F-22的追随者,然而他们并未跳出五代机的范畴。即便是计划中的日本心神战机和英国暴风战机,无论概念演示还是全尺寸模型,也还是五代机的水平,这就是追赶者和行业领导者的区别。

现在真正困扰美国空军的问题是,十年后的空战应该怎么打?未来的战斗中需要什么样的战斗机?显然,这些问题很难从竞争对手那里获得答案,要解决它们,只能自己想出来,具备空战能力的B-21以及人工智能无人机,则是现阶段美国空军正在推演的答案,明年的这场测试很可能是空战新纪元的开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4期 总第642期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