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晚安、造飞行器、代扫墓:20万淘宝造物者的平行宇宙

稿源: | 作者: 王燕青 日期: 2020-09-02

一大群天马行空,有着奇思妙想的青年创业者在这里崛起

在浙江富阳郊区的山里,出租车都不愿意去,单趟也收往返的钱,外卖员却爱接这里的单,因为运费往往超过餐费,而且不止一点点。

虽然地处城市郊区,这里却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当地人都知道,它有一个颇为神秘的名字:隐士村。下雨的时候,会有扎辫子的男人拿着皮尺测量树林里的所有东西,以为自己的设计寻找灵感。

隐士村居住的,大都是做设计的人,用特制的染布设计衣服,或者用木头做出小工具,两三个人开个淘宝店,赚得不多,能养活自己,重要的是,自在与理想都寄托在里头。

在云南的边境小城,中年男人刘东升的梦想是飞上天,他用两年时间发明的穿戴飞行器,可以让他离开地面100米。

刘蕾时常在杭州和北京的工作室穿梭,这位留美心理学女硕士做的新产品是一种肚兜,她以更现代的审美眼光打量和改造传统事物,夙愿是希望中国女人扔掉束缚身体的胸罩。

胥晓龙是位阳刚的男孩,他在淘宝上卖的东西,是特地为女人设计的彩绘丝袜,影星陈乔恩也在他店里下过单,还晒在自己的社交平台。

将奇特的幻想变成实物,甚至只是一个巧妙的观念,也能做成生意,如今在淘宝上,这样的创意商家超过20万,围绕在他们身边,是数百万为一些疯狂念头工作的人。

生死摆渡

今年疫情期间,程欣的生意特别好,比往年翻了好几倍。10个订单中,有8个是因为疫情没能回家扫墓的。

程欣在淘宝上开了一个专门代人清明扫墓的铺子。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生意,但是对她来说,代人扫墓是帮助别人完成情感牵挂的寄托,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令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位客户在收到他们精心剪辑、配上抒情音乐的扫墓视频后,跟程欣说,自己哭了好久。

97年出生的重庆女孩程欣胆子的确很大。2015年,高中毕业的她报考了长沙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进入殡仪学院学习陵园工程。从学校毕业后,她进入殡仪馆工作,机缘巧合下开始代人扫墓。虽然才20岁出头,但因为见证了太多生死,她身上有一种同龄人少有的,对生命的敬畏感。

图:代客扫墓。

墓园里,年纪最大的逝者有100多岁。当程欣为他们举办葬礼、扫墓的时候,“会觉得生命很伟大。”去年,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因为酗酒而酒精中毒去世。葬礼上,60多岁的父母悲痛欲绝。程欣又觉得,应该给大家一些警示,要诊视自己的生命。

程欣为陌生人的死亡代为寄托哀思,四川的康琴则为动物的死亡代为寄托哀思。康琴凭借精湛的手工技艺,把离世宠物做成羊毛毡挂件,在淘宝上一年服务上万名顾客,英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的顾客都找上门来求助。

很多顾客的故事让康琴记忆深刻。有一位顾客跟她打字沟通时特别慢,后来电话联系上才知道,她是一位70多岁的奶奶,养了很多年的狗狗去世后,她特别伤心,辗转联系上康琴,就是为了给狗狗做一个缩小版雕像。拿到成品时,奶奶激动地哭了。

康琴的淘宝店叫“御姐屋羊毛毡手艺”,每月能有六七百个订单,去年店铺营收超过100万元。团队总共10个人,其中8个是孩子的宝妈。这些宝妈基本能月入过万元,一边挣钱,一边还可以照顾家庭和孩子。

图:康琴

康琴说,淘宝上面有很多富有人情味的东西,她的羊毛毡只是其中之一,“可以帮助到这些人,找回心爱宠物的记忆,我觉得做这样的事情非常有意义。”

不同于程欣和康琴做祭奠死亡的生意,李艾玲想让生者更有尊严地生活。李艾玲是上海雪伦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雪伦医药”)董事长,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名叫“雪伦旗舰店”的铺子,专门为女性乳腺癌患者提供义乳定制化产品。

李艾玲有一个客户叫黄真,她在30岁出头的时候被检查出患了乳腺癌,“那段时间,躺在医院病床上会不停流泪,彻夜睡不着的时候就想,为什么得病的偏偏是我?”

通过化疗以及手术,黄真保住了一条命,但她也永远失去了一只乳房。她的胸前留下了一条像蜈蚣形状的长刀疤,也好像因此失去了作为女人的骄傲。出院后,黄真不再出门。在家里,她也只穿宽松肥大的衣服,遮住不对称的左右乳房。

后来黄真在淘宝上搜到了李艾玲的铺子,定制了与自己另一边乳房相似的义乳,重新找回了女人的自信。虽然跟真正的乳房还有一定差距,但能够“穿”着它出门,看起来与正常女性无异,黄真已经很知足了。

打败孤独

比起程欣和李艾玲,玖妹的生意更奇怪。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玖妹给1000多位陌生人发了5000多条晚安短信,一条一块钱。她的淘宝店铺非常简朴,只有3件商品,售价1元、7元、30元,分别对应1天、1周、1个月的晚安短信服务。

这些貌似无厘头的生意背后都有它内在的逻辑。玖妹在深圳打工的时候发现,这是一座异乡人居多的城市,漂泊是常态,陌生人之间难以建立起稳定的关系。她搬了许多次家,从来没有邻居这个概念,“你怕动不动就走了,大家就分开了”,压力大的时候,她掏出手机,想找人聊聊,这才发现,毕业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和过去的朋友们联系了。

玖妹在网络平行世界发现,许多人和她有同样的感觉,把通讯录从头翻到尾,却最终也没有拨出一个电话、发出一条短信。于是她萌生了和陌生人建立联结的念头,在淘宝上专门开了一家代发晚安的店铺。没想到,店铺开张没几天,就有人下了第一单,没有备注,也没有私信商家,那个人只要一个晚安。

图:玖妹。

这些订单背后是一个个模糊而又孤独的灵魂。玖妹曾经碰到过一个很奇怪的客户。一个收货地址是“南极”的人,已经连续买了3年晚安。他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晚安”两字。他与玖妹间互动不多,偶尔回复。但每一年的“晚安”发完之后,他便会默默下单再续一年。每当看到他的订单,玖妹都会感到些许激动,“觉得他还在”。半年没有收到他的回复,玖妹不禁开始担心,他是否换了号码,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但她不会去问,只能等今年过去,看他是否会再买下明年的365个晚安。

“有时候我又很希望,这个客人不需要再买晚安了。”玖妹也想过,他可能已经走出了那段需要陪伴的时光,或者他可能已经有人陪伴了。

谭娟是做农村盖别墅生意的,她的逻辑与玖妹很像,她发现城市里打拼的人,总会梦回故乡。那个回不去的家乡有太多的情感寄托在那里。谭娟想,能帮助客户在农村盖别墅,就是在帮客户善待父母,帮助化解心中那浓浓的乡愁。

谭娟喜欢向员工强调这种情怀意识,“客户跟你聊的,不是一座房子,他聊的,是他的梦想,是他的父母”,她很清楚自己所强调的东西,“我们这一辈,在城市里最担心的,就是半夜接到来自老家的电话”,谭娟说,“只要过了晚上10点打电话来,心里就会忐忑,是不是家里面出事了?”

图:谭娟做的乡村别墅。

谭娟的客户中以城市高净值人群为主,他们有些共同的特征:离开农村进入城市打拼,事业有成后,工作和家庭都在城市,平时少有时间返乡,父母又不习惯城市生活。于是,这便构成这一群体的普遍内心痛点,每次返乡都是一次仓促的聚散,一家人常年分居两地,牵挂无着。

2009年6月时,谭娟所在的公司在淘宝开了一家叫宝家的店,售卖价值几十、上百万的标准化乡村别墅,上线即被称为“史上最贵网销产品”,仅仅半年时间,该公司即售出1000多栋别墅,销售总额达13亿。

90后的陈好琪是位女生,曾在广东顺德电子厂打工,她的创业是做成人用品。卖出第一个飞机杯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来又开始卖避孕套。陈好琪通过找上家,直接走低价爆款路数,逐渐做得风生水起。

不过,后来在开油烟机工厂的大表哥召唤下,陈好琪又到厂里打工。通过一款专利技术,陈好琪帮助表哥开发出了手持式油烟机清洗机,成为网红产品,大量的家庭女性如获至宝,买了还不忘各种“炫耀”。

陈好琪觉得,“这比卖成人用品有意思,不再面对那么多孤独。”

拯救失传之物

南京夫子庙的秦淮花灯是一项面临失传的传统技艺。在流传了千年之后,到了郑峰母亲阮寿珍这一代,花灯尚有余辉。每年元宵节,夫子庙灯节开市,纵使已年过九旬,她仍会去瞧一眼,从街头到街尾,看看各家成色如何。糊灯七十余年,亮的、暗的,都在心里了。

郑峰曾是七级钳工,母亲把南京秦淮荷花灯技艺传承给了他。1990年出生的程涛是郑峰的弟子,他天生浪漫性格,尤其钟爱荧荧河灯在水中蜿蜒漂流。他很怀念小时候坐在父亲肩上或拖着兔子灯满地飞跑的时光。

读中学时,一年元宵灯市上,程涛却再也找不到三足金蟾灯,他顿时头脑咯噔一下,敏锐地意识到,秦淮花灯快没了。后来考大学,他选了家具设计专业。乍一看风马牛,实则和花灯有关——将它与家具设计结合,找到日常应用场景。他每年都逛灯市,跟各位师傅攀谈,了解他们的技艺,并最终选择拜郑峰为师。

图:一位做花灯的老师傅。

从2012年起,程涛就开始在淘宝上卖花灯,期间甚至辞去了稳定的工作,专门去电商公司上班学经验。这些濒临失传的老手艺和产品结合了互联网的运营逻辑后,获得了更广阔的商业空间。那些白发苍苍的老师傅开始愿意把自己精心收藏的花灯拿出来给程涛,他们不一定希望程涛能卖出多少钱,而是希望他能给秦淮花灯找到一条继续存在下去的生路。

江西青年饶勇也在探索传承之路。从贵州民族大学民间设计专业毕业后,饶勇夫妇就开始通过到各个苗寨去找人绣苗绣,样品倒是送出去,作品却从来不出。深山里的老手艺人,还看不到苗绣的未来。

苗寨绣娘邰艳,为了陪女儿读书,从山寨搬来县城,开始找不到工作,只能扛着背篓蹲在街头,等人请她搬东西。三年以前,她终于找到称心工作:刺绣。通过承接淘宝订单,她可以用传统的技法绣出很多符合年轻人审美的作品,像日本动漫《你的名字》,以及《大鱼海棠》、《大护法》,包括国家博物馆国宝级文物C型玉龙在内的十余种文物。

这些产自大山深处的刺绣作品,最终成为北京、上海以及海外时尚青年身上的衣物,或者摆进他们房间,成为醒目的装饰品。

从深山乡土世界到繁华现代都市,古老的千年苗绣汇入新兴的时尚潮流,连接其间的是一条鲜为人知的隐秘通道,背后更是一个社会文化剧变的跌宕故事。

在这背后,是饶勇、邰艳等青年人通过淘宝改变了传统苗绣的生产、销售链路。传统苗绣虽然繁复、精美,但蕴藏丰厚文化内涵,其绣、插、捆、挑等丰富的针法和图纹色彩强烈的对比,还有奇特的想象,呈现大气古朴的质感。但这与都市青年人的偏好却并非天然契合。在年轻人眼里,传统苗绣有些“土”,必须把它变得“酷起来“。

图:大山里的独臂秀娘。

饶勇找来业内最优秀的设计师,潜心打磨产品,一个创意动辄打版十多次,之后还要在淘宝VIP群做品测,反响不热闹的,做得再辛苦,也照样废掉。有成熟作品,才发往贵州,组织绣娘们进行标准化手工生产。

2016年,王的手创通过阿里鱼获得国博馆藏文物C型玉龙的IP授权,设计出单面刺绣的玉龙项链,造就销售爆款。在这家淘宝店,包括玉龙佩、青玉龙形佩、海晏河清尊、人面鱼纹彩陶盆等十余文物精品,也都有了相应刺绣IP产品。

互联网电商正在贵州深山开枝散叶,凯里、剑河、施秉……绣娘们则来自贞丰、册亨等地,那里的村寨或乡镇建有刺绣工坊,当地最优秀的苗绣艺人都聚集在这里创作,其中也不乏90后年轻人。

大山里的苗绣重塑活力,焕然一新。今年9月,淘宝造物节,王的手创带着一张苗绣”神图”来到现场,在这场包含黑科技、时尚潮流、二次元等元素的大斗秀中,它与演奏机器人、极速3D制造、力反馈操作手套等前沿科技和国际品牌设计进行了同台竞技。

年轻人的天马行空

淘宝上也有很多拥有奇思妙想的年轻人,他们通过自己的创意在改造着传统产业,或者干脆打造出一个新的细分产业门类。

一群年轻的设计师通过自己对植物的重新理解,赋予了植物新的美学内涵,他们以“在树下”“放青松”的新锐风格打破了以往室内绿植的刻板印象,给绿色新的定义。他们是植物的“经纪人”,挖掘美好植物,帮它们讲故事,掀起了进口植物马醉木、日本吊钟等进口植物新潮流。他们想要现代都市人,在树下吃早餐,在桌前看红叶飘落,让城市中的人们回归对自然的敏感。

图:放青松。

除了鲜植,干花,他们还推出了一系列时尚幽默的的设计品,给当下年轻人提供情绪消费,拉近人们与植物的关系,让养植物更加轻松有趣。

和动物相处也是这样。

张展是清华大学美院工业设计专业的高材生,他在淘宝上开了一家专门卖猫别墅的店铺,叫豆喵。这个猫咪专属的豪宅,价格从三千到五千不等。在淘宝一上架就广受爱猫人士的喜爱,海外买家甘愿2倍价格购入,甚至有人一次性入手买了22个。

让张展印象深刻的是,那天晚上九点,店铺“叮咚、叮咚”地响个不停。张展一看,原来有人自动下单了10个经典款的猫别墅。还没有等张展反应过来,第二天上午,那位客户又一口气,下单了12个。“一共22个’猫别墅’订单,总金额84000元。”张展忍不住和买家再次确认。

除了土豪买家,买完猫别墅,接下来三个月都要“吃土”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

一位河北买家是个高二学生,一眼就看中了豆喵的猫别墅。自己的零用钱不够,找朋友借了一部分,最后用上了花呗,才勉强凑齐了三四千块钱。

开店一年多,豆喵猫别墅吸引了来自法国、意大利、美国、新加坡等境外买家。一个美国买家因为在当地找不到合适的龙猫别墅,于是在豆喵家下了单,“这个猫别墅,我们发了直邮快递,光快递费就花了一万多”。

图:猫别墅。

广州女孩安明是一个BJD娃娃发型师。早在上初中时,她就是一个重度动漫迷。她喜欢《犬夜叉》,也喜欢《网球王子》。

有一天放学后,她在著名的公园前“动漫星城”闲逛。那个BJD娃娃就是逛街时发现的,“一头金色长波浪发,睫毛纤长,身上穿的是白色洋装,长得像天使一样,一下击中了我。”

而她也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一名BJD娃娃假发设计师。2017年,她和伙伴邝睿伦一起创业,在淘宝上开通了自己的店铺,一顶娃娃假发能卖到200多元。因为工序复杂,她所做的每一款,几乎都是限量款。

让安明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来自韩国的BJD娃娃爱好者,对方把店里一个假发款式的所有色号都买了,“一共十多个颜色,仅那个款式,她就买了十多顶。”

那位韩国女生留下的收货地址是一个国内的集运仓。一开始,安明和邝睿伦并没注意到她。直到女生在某个国外社交平台晒了照片,并打了店铺的标签分享,“这个款式的所有色号我都买全了。”俩人才知道,自己的店里还有这样一位韩国客户。

如今,一些在日韩以及美国开店的BJD娃娃假发商家,也会来安明和邝睿伦的店铺采购,“尤其是日韩国家,玩BJD娃娃的人很多。”

闫锐是专门在淘宝上卖恐龙模型的模具制造师。他的工作室就像一个微型的恐龙博物馆。在一面陈列墙上,翼龙正展翅欲飞、霸王龙在奔跃咆哮、大眼鱼龙仿佛在水中遨游。

图:闫锐。

闫锐从小爱做手工,大学毕业以后才误打误撞地进入模型制作领域。他所有的制作技艺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每件作品皆为“限量版”。

他并不着急,也不打算大批量生产。经过亲手打磨呈现精美品质,这样他才放心把作品交给客人。这样的匠心追求,让一些大学主动敲门寻求合作。

而五金少女在年轻人的租房世界里发现了一个商机。她们通过为出租房做规划、设计方案,并提供各种满足租房客需求的小物品赢得了市场。

手握稳定电商流量后,她们决定再往前迈一步:尝试时下流行的C2M。她们出创意,为出租屋设计工具或用品,再请工厂定制生产,然后通过淘宝平台分享给更多毕业租房青年。

这些的尝试,一开始会碰钉子。传统工厂里,少有人能理解她们的想法,甚至觉得是异想天开,认为她们不过是“一家小小的淘宝店”,成不了事。然而,随着五金少女受到更多认可,工厂这边也能慢慢理解新的商业模式,开始接受这家淘宝店的改造,生产适合年轻人需求的东西。

图:五金少女。

仅是2019年以来,就有超过十万人在五金少女淘宝店购买租房物件。它们开始充当成千上万个出租屋里的角色,弥补水槽功能不足,或者为房间腾出更多空间,更或者,成为住在出租屋里的人的一种精神陪伴。

五金少女的成员之一Mayden感慨,最初以为只是“搞搞装饰,拍拍视频”,想不到却能在淘宝做成事业,实现自我价值,还能帮助更多人就业。如今,团队正在稳步发展,招募的伙伴已有十几名。

淘宝造物生态,更像我们现实世界以外的平行世界,一大群天马行空,有着奇思妙想的青年创业者在这里崛起。他们有着旺盛的创造力,以及不畏艰险的勇气,他们正在施展自己的抱负,改变平行世界以外的现实世界。

这就是一切运行法则。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6期 总第654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23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