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柏林,长夜魅影

稿源: | 作者: 鱼尔布开克 日期: 2020-09-16

人们来到柏林通常是为了截然不同的东西,那就是夜生活

文、图 鱼尔布开克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柏林可能是全德境内最不像德国的一座城市。如果你想要寻找教科书里的德国,或许慕尼黑会更符合期待,啤酒节、童话城堡、烤猪肘、八字结面包,每一点都符合全世界对德意志民族的刻板印象。而人们来到柏林通常是为了截然不同的东西,那就是夜生活。

 

柏林被称为“欧洲大陆的 Techno 首都”,Techno 是一种 4/4 拍的电子音乐,最初诞生于上世纪 80 年代后期的底特律,在中文里通常被称为“工业电子音乐”或“科技舞曲”。Techno 在柏林的发展源于这座城市分裂的历史,30 年前柏林墙的倒塌让两德的年轻人重新拥抱在一起,来自西柏林的音乐人带着器材在东柏林荒废的工厂、银行、地下仓库里尽情创作实验、开疆拓土,用一场场 Techno 派对让这片土地上累积了近半个世纪的压抑与紧张彻底释放。“任何地方都有音乐,有音乐的地方都能跳舞”是那个时代年轻人的记忆,也正因如此,柏林才能拥有如此丰富、多元的夜店和俱乐部,甚至成为了一种城市文化资源。

 

刚到柏林的晚上,我被柏林的朋友带去一家普通的酒吧,露天的院子里满是喝酒聊天的年轻人,只有旁边一个小房间留给热爱跳舞的人们。我原本并不是很能放松、会在陌生的环境里舞动的人,不过借着酒精的作用和几位朋友的怂恿,我也开始加入他们。随着 Techno 音乐强烈节拍的律动,我发觉随着音乐舞动身体是一种人类的天性,只不过在我出生的文化环境下,这种本能被无意识地扼杀了。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小房间里的人也越来越多,空调成了一种摆设,每个人都被汗水浸湿、几乎挤在一起,可却没人停止跳舞。在那一刻,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从精神到身体的和谐,那种眩晕、潮湿、脱力的状态甚至带给了我一种近似冥想的体验:我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并不只是一个可以思考的脑子。

 

后来我们转战朋友家附近的俱乐部 Griessmuehle,到场时已将近凌晨4点,然而 Club 门口却还是排着长队。在我们后面的一伙德国男生因为担心会被门卫(Doorman)拦下,提出和我们搭伙进入,我们几人便同意了。这也是德国夜店的一大特色,无论你是谁,想进入俱乐部跳舞都要看门卫的脸色。通常来说,超过 4 个人以上的“团伙”都容易被拒绝进入,男生团伙更容易被拒,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两结对安静通过,如果你满身酒气、大吵大嚷,那么 100% 是会被门卫请出去的。柏林最著名的夜店,由保险库改造而成的 Berghain 就是出了名的难进,连天后“小甜甜”布兰妮都曾被拦下。其实这种门卫(Doorman)的传统也非常“柏林”,无论你在这座城市之外多么有钱有势,但在俱乐部门口,人人都是平等的。

 

Griessmuehle 由一间东德时期的面条厂改造而成,漆黑空旷的厂房更加强了 Techno 音乐的力道,让深陷其中的人们不知黑夜与白天。当我们离开时,天已大亮,我这才发现这里就位于新克尔恩运河旁,听朋友介绍我才得知,这里不仅仅是一家夜店,而更像是附近的社区活动中心。由于低廉的房租,新克尔恩区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贫穷”年轻艺术家,所以露天电影放映、乒乓球比赛、二手市集都是 Griessmuehle 的每周固定活动。Griessmuehle 就像是整个柏林的缩影,在恣意疯狂的夜生活背后,真正使人向往的,是柏林自由嬉皮的态度。就像柏林的前市长 Klaus Wowereit 所说,“我们很穷,但是性感(we’re poor but sexy)。”

 

 

 

Griessmuehle 目前已因为街区改造而停止营业,具体恢复时间未知;

 

如果第一次到柏林,想要体验夜生活最好选择比较著名的大型俱乐部如 Berghain、Tresor,穿着黑色会降低被门卫拦下的概率,但是长时间的排队也是必须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