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中人|

稿源: | 作者: 日期: 2020-09-16

丑陋的美国大选 失意与自由——居家办公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 拜登卷土重来

丑陋的美国大选

 

9月初劳动节的到来,意味着美国大选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很多美国人担心,11月3日的大选,将不是一次平稳的民主实践,而是意味着混乱、失调,甚至宪政危机。这并非危言耸听,类似的事在美国历史上已经发生过。1968年,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弟弟博比·肯尼迪被暗杀身亡;1912年,参加大选的老罗斯福在威斯康星州演讲时胸部中枪。2020年8月底,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一名黑人被警察从后面连开7枪,导致腰部以下瘫痪,在随后的抗议示威中,特朗普的一名支持者枪杀了两名示威者,使得冲突持续升级。莅临威斯康星州的特朗普总统,热衷的是在一栋被烧毁的建筑前拍照,并强调“法律和秩序”的重要性,而不是平息事端。他最在意的是如何进一步激化矛盾,制造恐慌,以帮助自己的选情。事实上,他过去4年一直是这么做的。联想到他多次威胁,一旦败选就不承认选举结果,这次大选的丑陋程度恐怕超乎想象。

 

失意与自由——居家办公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

 

图玛夫妇在汉堡有套公寓,现在因为居家办公他们想搬到乡村,实现昔日的乡村之梦。塞巴斯蒂安·图玛说,以前整天在办公室,几乎看不到孩子,居家办公使孩子融入自己的工作。“新冠向我展示了家庭生活可以与工作完美地结合。”这是德国许多人的现状,新冠危机正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生活、购物,以及出行方式。约瑟芬·霍夫曼是弗劳恩霍夫劳动经济与组织学院研究团队的负责人,数十年来一直在进行关于工作的研究。她说:“我们正在工作数字化方面进行全国性的大规模试验,这种速度之前是无法想象的。”民调机构Civey代表《明镜》周刊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即使在新冠之后,近四分之三的从业者也有望更高频率地居家办公。作为工业社会核心、日常生活中心的工作场所突然失去了重要性,这不仅关乎个人的家庭凝聚力和子女抚养,国家的社会结构也将发生变化。可能的后果是:零售业将以更快的速度变化,因为在线订单持续增加;城市将不得不重塑,因为生活正从办公区转移到居住区、郊区和乡村;房地产市场在不断发展,因为企业需要更少的办公空间,而带花园房子的需求将增加,因为居家办公的人需要更多空间。在一些大都市的郊区,房地产价格已经开始爆炸式增长。

 

拜登卷土重来

 

拜登参政似乎纯粹是因为他擅长这个,而不是因为他怀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或雄心。近年来,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主要有三类:杜卡基斯、克林顿、奥巴马这类个人奋斗型的,布什、戈尔、克里这类政治世家型的,麦凯恩、罗姆尼、特朗普这类父荫型的。拜登三者都不是。他出生于特拉华州,这是全美第二小的州,人口不足100万,却有“美国的卢森堡”之称,是著名的避税天堂,《财富》500 强企业有63%注册在这里。由于出身普通,又热衷政治,拜登早年曾经当过包租公:从法学院毕业后,向岳父借款买了三栋房子,租给特拉华大学的学生来赚钱。为了省钱,他和妻子业余为游泳俱乐部管理泳池,以获得免费住宿。因为这样的出身和经历,拜登对民主党同僚憎恨富人的态度不以为然,他认为富人不见得都为富不仁。也正是因为这种相对温和亲商的态度,拜登得到了华尔街大笔的捐款。从各个方面看,拜登都不是立场鲜明的人,然而恰恰是这一点,让他有机会得到中间选民的支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