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福辉 学术是寻找自我的旅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焓璐 日期: 2021-03-13

文  赵焓璐/   编辑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2021年1月15日,学者吴福辉病逝。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吴福辉的名字出现在许多前言里、作者栏中、封面上,既可谈“京”论“海”、解读小说流派,又可信手拈来话语文教育。时常有读者说,吴福辉先生的文字有着

文  赵焓璐/   编辑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2021年1月15日,学者吴福辉病逝。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吴福辉的名字出现在许多前言里、作者栏中、封面上,既可谈“京”论“海”、解读小说流派,又可信手拈来话语文教育。时常有读者说,吴福辉先生的文字有着能将枯燥学术变有趣的魔力。

吴福辉(1939年-2021年)学者

吴福辉出生于1939年12月,在上海静安寺附近的北京西路度过童年时期。上到房屋装潢,下到街坊邻里,他浸润在老上海的风土人情里。1950年,吴福辉全家北上,定居辽宁鞍山。1952年小学毕业,他被保送至初级师范学校。在那时,读书已成为吴福辉的头等大事,他曾自述:“我的文学兴趣高涨,每天拿出越来越多的时间看文学书,几何代数的作业只求勉强做完,班级的学习委员也是今年选上,下一年就选不上。但是我并不后悔,只要能保住语文课代表的职务,是班里的图书馆借书小组长就行。有一次班主任老师宣布以后不由我任借书组长,我当场站起来与他大吵,弄得老师莫名其妙。”

毕业后,吴福辉任教于鞍山师范学校,一做就是20年。1977年恢复高考,隔年吴福辉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专业读研究生。对这段学术经历,他自己曾打趣:“曾在中学执教,后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读现代文学研究生,时年三十有九,赶上了末班车。喜欢口含小吃食观闲书,可惜闲暇无多。”但在同学温儒敏眼里,他学习极其投入,“除了吃饭睡觉,就全身心地‘钉’在图书馆里,恨不得一天变成48小时。”

在研究海派文学、京派文学的过程中,吴福辉卓越的学术贡献被学术界所公认。汪曾祺曾致信吴福辉:“读了你(编辑新书《京派小说选》)的前言,才对京派概念所包含的内容有了一个清晰的理解。”1995年,吴福辉又推出“海派”研究录《都市漩流中的海派文学》,对这一文学领域进行了详尽论述,扛起“为海派文学正名”的大旗。对他来说,这本书就像是踏上了一次归乡的旅途,借文字寻回一点点乡根。他在书中写道:“我出生在上海,虽然现今无论从外看到里,都像是标准的北方汉子。1940年代上海市民日常的样子,他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还是深深地印入我的灵魂,刻骨铭心。”学者丁文评价:“吴福辉研究现代文学史的学术小品,显示出他对研究对象新旧驳杂特质的把握能力与体察同情;其在海派文学研究领城内的沉潜与拓展历程,展示出一位学人如何‘寻找自我’的经历。”

曾任北大中文系主任的温儒敏,与吴福辉、钱理群合著了《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这是国内顶尖中文院系的必读教材。吴福辉参与创建了中国现代文学馆,曾任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几年前又将数千本个人藏书捐给该馆以丰富藏品。“无论文学馆、学会或丛刊,他都是元老,贡献是最大的。”温儒敏认为。他向媒体回忆,这几年常去文学馆,有时能在那里见到吴福辉,对方“谈起学问还是那样津津有味”。“不料这就永诀了。”他在社交媒体上感叹。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10期 总第668期
出版时间:2021年04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