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 从“疯狂”赌石到“魔幻”直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Stamlee 日期: 2021-05-24

图、文  Stamlee  编辑  方迎忠 郑洁rwzkphotos@vip.163.com   如果你是第一次来到云南瑞丽的姐告玉城,远远一看,会以为走错地方。密集喧闹的摊位上都是电脑、补光灯、手机,头顶上电线纵横交错……这是电子市场吗?不,这是卖珠宝玉石的直播基地。 小城某个

图、文  Stamlee  编辑  方迎忠 郑洁rwzkphotos@vip.163.com

 

如果你是第一次来到云南瑞丽的姐告玉城,远远一看,会以为走错地方。密集喧闹的摊位上都是电脑、补光灯、手机,头顶上电线纵横交错……这是电子市场吗?不,这是卖珠宝玉石的直播基地。

小城某个角落的夜空有时会被突然冒起的烟火照亮。外来的游客会以为是哪家人在办喜事,只有本地人知道,那是赌石的主播在为买下他石头的货主庆祝:“一刀开出,价值暴涨!”也是主播和老板在为自己庆祝,“提成或是差价,足够买辆豪车了!”

瑞丽,位于云南省西部,三面与缅甸相连,毗邻缅甸口岸城市木姐。这里是中国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也是重要的珠宝翡翠集散地。

德龙夜市是瑞丽最繁华的夜间交易市场之一。白天,这些商铺略显寂寥;一到晚上,这里就变成赌石练手、淘金的乐园,入口的标语写着“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走上土豪路”,地上铺满了翡翠、玛瑙、琥珀等珠宝玉石成品或毛料。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头承载着无数人一夜暴富的美梦。

瑞丽的赌石原料,大多来自缅甸的帕敢地区,因为两地之间的资源、人工、市场等原因,存在着巨额利润的差价。在这个不足30万人口的边境小城,有超过10万人从事珠宝翡翠行业的工作。

早期,因为加工水平有限,缅甸的玉石商人大多直接卖原石,逐渐促成了买家的“赌石”潮流。

今天,瑞丽的友谊旅社和瑞丽宾馆依旧保留着最传统的交易方式。虽然称为“旅社”和“宾馆”,但实际上,它们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为旅客提供住宿的地方,而是承担着交易和买卖的“市场”功能。

这里的房间和走廊都拉上了隔光的窗帘,不开灯,或只留一盏弱光小灯。这样的氛围更为赌石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缅甸玉石商人长期包房,买家上门看货,用强光手电“扫描”原石,判断原石的出处、种水类型,再综合其他因素来确定行情价,进而谈价交易。玉石的价值隐藏于外壳之下,其不确定性让赌石的商人时刻紧绷着神经。

友谊旅社和瑞丽宾馆如今看着有些陈旧不堪,但当地人说,这样一间看着破旧的旅社或者宾馆包房,转让费就要5万以上。这里流传着许多故事:有的人带着几百块钱进去,揣了上百万出来;也有身家上亿的人进去,离开时变成穷光蛋。

玉石公盘是另一种传统交易方式。公盘就是将玉石原石毛料集中公开展示,买家自行判断后出价竞投。场下,是卖家提供的写有编号的原石,有一刀切开的改口料,也有磨掉部分外壳的开窗料;有设底价的,也有没设底价的。台上,是一排排贴着封条的铁箱,买家把价格写在专用纸上,投入箱子,最后价高者得。

这样的交易一年只开几场,每场持续一周左右。无论卖家还是买家,都必须持有宝玉石协会的证件或是担保才能进入。每件玉石的成交价对外是保密的,但官方数据显示,成交总额常常高达十几亿,甚至几十亿。

在赌石的商人面前,钱仿佛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在早期传统的玉石交易中,资本成了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

直播的热潮改变了瑞丽玉石行业的传统格局。

2017年起,大量外地人涌入瑞丽,开始从事珠宝玉石的直播销售,甚至很多缅甸人也学起了直播。

来自重庆的李文做玉石生意十多年了,也雇了几个主播运营直播。他随手翻了一下手机后台的数据,一年的营业额已经破亿。目前,瑞丽有三万多人从事直播销售工作,月销售额达11亿元。

在姐告的玉石直播基地,上千个直播团队集中摆摊,在手机镜头前向粉丝们展示、推销、砍价、代购,吆喝声一浪高过一浪。供货主大多是缅甸商人,拉着存货的密码箱,一家家走过去,将货品交由主播推销。

“亮不亮?透不透?”

“这冰种如何?”

“老铁们,喜欢的,扣个6!”

“啥价?”看到一串6显示在手机屏幕上,主播开始兴奋了,站起身来,一脚踩到桌子上,以“审视”的姿态问黑着脸的缅甸货主。

“三千三……三千吧。”缅甸货主以一种弱势的神态伸出三个手指头,在镜头前晃了一下。

“啥?你疯了吧!三百!就这样!老铁们,下手啦!”主播瞪着大眼,口沫飞溅,观看直播的人们在屏幕上打出了一串哄笑表情。还没等货主再次回应,马上有人在屏幕上拍了这件商品。

这样的情节循环演绎着。随着货品一件件卖出,缅甸货主的脸越拉越长,甚至做出伸手抢货的姿势、哭着离开的镜头……直播间的粉丝们欢腾了。每个拍到商品的人都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

直播结束,关掉手机,主播笑了。缅甸货主默默地点上一根烟,一抬头,也笑了。货主收货款,主播拿代购费。

业内人士介绍,普通玉石本就不是天价,几百块的货很正常。主播和货主的砍价过程,有的是真的,有的则像是唱双簧,目的就是要让人觉得“再不出手,就错过了”。

直播热潮背后,也一定程度存在主播虚假、夸大宣传等问题。2020年6月,《瑞丽市互联网翡翠直播交易管理规范(试行)》出台,对翡翠直播平台经营者、翡翠直播线下服务商、平台经营者、主播言行举止等进行了规范,并明确了相关部门的监管职责。

杨洋是哈尔滨人,早期跟着师傅学玉雕,后来成为一名原石采购员,如今也加入直播行列。他所在的公司信誉度高,评价好,因此货源和客源稳定。

闲聊中说起上一个采访对象已经在瑞丽买了房,安了家,他家的院子有1.5亩地时,杨洋淡淡地说了句:“也可以去我家看看,我家有2.5亩。”

3月30日,瑞丽因疫情再次封城,玉石市场全部关闭,许多直播商家停播了。李文的直播间为了保持人气,减少后续粉丝流失的损失,主播会开播和粉丝聊天,甚至亏本送茶叶。杨洋的公司里,偶尔开播也是聊天。他的保险柜里货还有,但快递不通,有货也送不出去。

4月26日20时起,瑞丽低风险区域解除居家隔离管理,杨洋能出门吃饭了。他说,姐告市场还要再封15天。

虽有明令禁止,但听说当晚瑞丽的夜空,又被五彩的烟火照亮了。

德龙夜市是赌石冒险的乐园,入口的标语写着“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走上土豪路”

一个玉石商人用强光手电检查原石成色,估算行情价

为了能用手电更清楚地观察玉石原石结构,房间和走廊都拉上了隔光的窗帘,不开灯

瑞丽的“友谊旅社”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为旅客提供住宿的地方,而是承担着交易和买卖的“市场”功能

缅甸玉石商人在旅社中长期 包房,摆放原石。买家带着手电在各个客房之间游走看货

玉石的原石上写着编号。相对应的底价,卖家都一一记在他们的小本子上

瑞丽的街头到处是这样堆着的玉石原石毛料。在这个不足30万人口的边境小城,有超过10万人从事与玉石相关的工作

玉石公盘是将玉石原料集中公开展示,买家在自己估价判断的基础上出价竞投。有当地宝玉石协会证件或是担保人才能进入公盘现场

普通的原石价格并不高,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小商贩买石头就像买菜一样

台上放着一排排贴着封条的铁箱,买家把价格写在专用的纸上,投入箱子,最后价高者得

亮不亮?透不透?”“这冰种如何?”“老铁们,喜欢的,扣个6!” 看到一串6显示在屏幕上,主播兴奋地站上柜台

杨洋是哈尔滨人,早期跟着师傅学玉雕,很快也投入到直播行业。他所在的公司信誉度高,评价好,因此货源和客源稳定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到金,这对刚刚进入直播市场的年轻人门庭冷落

杨洋所在公司的保险柜里已经没有什么存货了,每天直播的货品都能卖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