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王朝遗梦

稿源: | 作者: 鱼尔布开克 日期: 2021-11-24

除了冬宫之外,我此行的重点其实放在了另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宫殿,那便是涅瓦河畔的尤苏波夫宫(Yusupov Palace)。之所以对这里感兴趣,完全是因为那压死罗曼诺夫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妖僧拉斯普京(Rasputin)

圣彼得堡街景 图/视觉中国

从莫斯科乘夜车前往圣彼得堡,到达时恰是一个下雨的清晨。走在圣彼得堡街头,路过涅瓦河,我觉得自己并不像是身在俄罗斯,而更像是在如阿姆斯特丹一般的西欧城市。与莫斯科的红色、亚洲气质不同,圣彼得堡这座为了学习欧洲、靠近西方世界而生的城市有着与生俱来的不同于俄罗斯其他城市的疏离感。这两座俄罗斯“京城”也正如帝俄时代罗曼诺夫的双头鹰国徽,它们看护着幅员辽阔的国土,却也撕裂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尤苏波夫宫内景 图/鱼尔布开克

除了冬宫之外,我此行的重点其实放在了另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宫殿,那便是涅瓦河畔的尤苏波夫宫(Yusupov Palace)。之所以对这里感兴趣,完全是因为那压死罗曼诺夫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妖僧拉斯普京(Rasputin)。这位颇具神秘主义色彩的“圣愚”因其能够缓解皇太子阿列克谢的血友病而备受沙皇尼古拉二世与亚历山德拉皇后信任,然而他骄奢放荡的生活方式却搅得京城上下不得安宁。正是在尤苏波夫宫的地下室,菲利克斯·尤苏波夫亲王(Prince Felix Felixovich Yusupov)与一众贵族,合谋杀死了这位惑乱朝政的妖僧。

尤苏波夫宫内景 图/鱼尔布开克

比起冬宫、夏宫这样的皇室府邸,尤苏波夫宫并不大,但却处处透露着这个家族的富有与精致。内殿的墙壁颜色不似皇家那边艳丽多彩,却非常符合现今审美的选择,你很难想象这些牛油果绿、雾霾蓝、无花果粉并不是出自某个网红设计师之手,而是来自一百多年前的尤苏波夫家族。事实上,尤苏波夫并不像他们的府邸一般低调,这个自金帐汗国时期就存在的家族早年以中亚的皮草贸易为生,后来还拥有了部分地区的皮草专营权,地产更是不计其数。因此也有学者估计,到 19 世纪末,尤苏波夫家族的财产甚至多于王室罗曼诺夫家族。

尤苏波夫宫内景 图/鱼尔布开克

想要参观当年菲利克斯亲王策划杀死拉斯普京的地下室并不容易,这里并非每天都开放,虽然我运气不错赶上了开放日,不过地下室只有傍晚时段开放,需要额外的预定和门票,而且全程不能拍照。参观完宫殿我去附近的咖啡厅消磨了好一会儿,再次回到这里,我便被工作人员带去了原本并未开放的别厅,在这里看完了一段介绍当年历史的视频,我们才被带去真实的地下室。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非常狭窄,阴沉的木色与宫殿楼上正厅的明亮形成鲜明的对比。到了下面,蜡像为人们还原出当年的真实情况:拉斯普京吃下掺有氰化钾的蛋糕和马德拉酒之后,对这足以毒死五个人的剂量依然毫无反应…

最后,菲利克斯亲王在地下室朝拉斯普京开了一枪,在他被抬出屋外却突然苏醒之后又开了三枪,而后才被扔进涅瓦河的冰洞里。对于这段不可思议的暗杀过程,历史有着种种难以验证的传说,无一不是增加了拉斯普京身上的神秘性,但在我看来,这位东正教“圣愚”的身上也暗含着独属于那个王朝末世的悲剧性与宿命感——他曾预言自己死后罗曼诺夫王朝不会撑过三个月,事实也恰是如此。正如在一战开始前,拉斯普京给尼古拉二世的电报中写到的:“俄国上空有一片可怕的暴风云:灾难、悲伤、没有一丝光亮,无尽的泪水和鲜血——我能说什么,无话可说,只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TIPS

  • 莫斯科与圣彼得堡之间的往返列车非常多,有普通的列车、也有高铁与卧铺车,个人认为卧铺火车是非常方便且节约时间的方式;由于俄罗斯的火车站是以到达站命名的,所以从莫斯科前往圣彼得堡要到圣彼得堡火车站乘车,反之则是圣彼得堡的莫斯科火车站
  • 参观尤苏波夫宫无需预约,现场买票即可,但如果想要拜访地下室则需要注意开放时间,一般来说仅限傍晚时段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