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九层塔也不是

稿源: | 作者: 蒯乐昊  日期: 2022-03-02

“参与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界内做事,把自己的角色的边界推到最远,实际上也是在拓展边界。我们抗拒的是业余的跨界,你做你不会的一件事时就会有点像开玩笑,那就要思考这样的跨界有没有价值和意义。”

“相似的结果,不同的路径”展览现场

深圳坪山美术馆的跨年度大展《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是当代艺术界的一次出圈之作,也是一次国内从未有过的展览形式。它时间跨度漫长,涉及范围极广,像是一套组合拳,也是一场系列剧。

政纯办、李青、毛焰、韩东、厉槟源、陈文骥、丁乙、梁铨、谭平、刘韡、谢南星、姜杰、彭薇、尹秀珍、蔡磊、刘港顺、隋建国、张晓刚……这些当代艺术界活跃而中坚的艺术家和艺术组织,依照一定的次序,渐次展开九个展览,层次丰厚,自下而上,逐渐占领了坪山美术馆的所有大厅,正如一座宝塔拔地而起。

「团结就是力量」政纯办个展

但九层塔的野心和意图还不仅限于此,这一场漫长的展览群,从策展之初,就试图打通艺术在空间和视觉之间的次元壁,策展人崔灿灿和坪山美术馆馆长刘晓都携手,为这九个展览分别邀请了九位建筑师和九位设计师,建筑师负责设计展览所有的空间呈现和展陈,设计师负责设计展览的所有视觉物料和海报,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三方联名合作,不分“主次”和“中心”——换言之,这是一种让展览在所有环节、所有界面都呈现出专业感和作品感的尝试。

“天堂电影院”厉槟源个展现场

这种独特的方式,让展览火速出圈,除了艺术爱好者,建筑师、设计师相关行业的受众也会想要到展览现场感受这种不同的撞击。“参与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界内做事,把自己的角色的边界推到最远,实际上也是在拓展边界。我们抗拒的是业余的跨界,你做你不会的一件事时就会有点像开玩笑,那就要思考这样的跨界有没有价值和意义。”坪山美术馆长刘晓都本人亦是建筑师,他觉得,如果每个人在自己的专业里做到边界最大值,然后美术馆通过展览,把三个专业领域的人拉在一起形成更大的区域,固有的观念松动,形成新的视野,这种跨界才是有学术性的,而不仅仅是玩票。

这场前后跨度超过400天的展览,像一次次不断展开的连续讨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九层塔也不是。“塔”这个带有宗教升华意味的建筑,也隐隐包含了层层叠加和不同族群共建的含义在其中,比如巴别塔。“我们不希望‘九层塔’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现象,如果九个展览同时开,可能就像参加了一场庆典或是Party,狂欢几天就结束了。‘九层塔’希望形成一个深入而长期的讨论,一年里,九个展览形成了不同方向的讨论,使得中间的冲突和矛盾更加突出。这种像是前后打擂台的方法,最大程度地激发了设计风格的不同和多样。”展览的策展人崔灿灿说。

“我的诗人”毛焰、韩东展览现场

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介入,确实给艺术家的作品带来了新的惊喜,比如毛焰为诗人韩东画的《我的诗人》等架上绘画,在艺术史上早已是大家熟知的作品,但建筑师给这一组肖像作品带来了全新的呈现,整个展厅被设计成纯净的迷宫,并以韩东的诗句作为观展的前进线索,让展程拥有了探索多层精神世界的惊喜。政纯办的一系列反思现代文明的作品,在构建出来的工业废墟和监狱般的荒诞场景里显得意味深长;谢南星的作品被安放在如城中村般迂回的南国廉价屋中,人的生存环境如同一个纸盒;厉槟源的行为影像,在卫星般的未来感装置中循环播放,“怀旧的未来”成为一种触手可及的穿越感……虽然有些空间设计难免带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生硬感,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确实都在各自的边界上又努力向外跨了几步,就像在一个已经多次耕种的板结土上,通过新犁的翻打,再次搅动了土壤,播下了新的种子。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