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鸣:“能成为人艺人,此生足矣”

稿源: | 作者: DLL 日期: 2022-07-02

6月12日,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直播活动,在剧场,白岩松提问,“您是27岁走进人艺的,那么今天,对已经到人艺的27岁的年轻人,和有可能到人艺的27岁的年轻人,您愿意对他们说些什么?” 任鸣坐在红色的观众椅上,只讲了一句话:能成为人艺人,此生足矣。

2022年6月19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导演任鸣因病去世,消息突然。

6月的北京人艺,在新冠疫情出现后有了久违的热闹气息。剧院门口左右四面大大的海报墙都挂着计划6月20日上演的话剧《阮玲玉》剧照,徐帆饰演的阮玲玉孤单侧影下是主创名单,第二行写着:“导演/林兆华、任鸣、韩清”。

今年适逢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庆祝活动多,任鸣是操持者。人艺附近公交车站的广告牌上都是大红色庆祝海报,密密麻麻列着人艺的优质剧目,其中就有任鸣执导的《哗变》《莲花》《榆树下的欲望》《玩家》等等。

《哗变》在国内戏剧圈也算是现象级话剧。1988年《哗变》首演时,任鸣担任副导演,2006年,他执导复排了这部戏:舞台有如真实法庭,调度简单,原告被告律师证人众说纷纭,甚至有的演员全场不动,只靠台词吸引观众——在演员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试图榨出他们最纯粹的发挥。任鸣曾说,《哗变》最讲究的是台词,“它是话剧的蓝本,告诉我们话剧是姓话的。”

任鸣从小受文艺熏陶,18岁立志成为导演,那时中戏导演系每隔三年招生一次,高中毕业他等了近三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了进去。1987年,27岁的任鸣经导演系老师、林兆华妻子何炳珠推荐,毕业实习给林兆华当助理导演。之后,林兆华向人艺建议留下任鸣,时任人艺副院长于是之写信,向想让任鸣留校任教的中戏要人。

31岁那年,任鸣凭独立执导的话剧《北京大爷》崭露头角。《北京大爷》讲的是市场经济起步时期的北京,时代性强,布景写实。这部戏任鸣与表演艺术家林连昆合作,受益良多。林连昆多次和他强调,人物是最重要的,现实主义戏剧是有长久生命力的。

上世纪90年代,先锋的、实验的话剧涌现。任鸣不是那样的创作者,他认为戏剧首先应该活在当下,再求永生。他自己也说,他不属于“颠覆戏剧、前卫戏剧那一类型的导演”。

任鸣对北京人艺的定位是,有民族气质民族精神的剧院、现实主义剧院、人民的剧院。他曾说,希望建立起中国话剧自己的经典体系,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北京人艺常年上演曹禺、老舍的经典作品,《推销员之死》《哗变》这样现实主义底色的外国经典剧目,还有《天下第一楼》《小井胡同》《窝头会馆》等京味话剧。任鸣做过这样的比喻:打磨作品像文玩家盘手里的物件,要不断地“盘”,才能越来越有光。

任鸣自1994年担任北京人艺副院长,2014年起担任院长。作为北京人艺的管理者,他不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在外界看来,任鸣的事业顺风顺水,他本人也觉得幸运。他不止一次说过,自己的理想在27岁就实现了:“每排一个戏都给了我满足。”他曾三次获得中国话剧文华奖优秀导演奖,两次获得话剧金狮奖优秀导演奖。

6月12日,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直播活动,在剧场,白岩松提问,“您是27岁走进人艺的,那么今天,对已经到人艺的27岁的年轻人,和有可能到人艺的27岁的年轻人,您愿意对他们说些什么?”

任鸣坐在红色的观众椅上,只讲了一句话:能成为人艺人,此生足矣。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