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到了重新讨论制空权定义的时候

稿源: | 作者: 朱江明 日期: 2022-07-15

我们得承认,无人机正在挑战传统制空权。

近日,俄罗斯罗斯托夫州距离俄乌战线150公里外的一处炼油厂爆炸后燃起熊熊大火,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事发时炼油厂附近出现了两架无人机,随后才发生爆炸。视频中的无人机似乎是乌克兰军方使用的PD-1或PD-2系列侦察无人机,该系列无人机可以携带22公斤载荷,如果给它们装载炸弹还具备巡飞弹的功能。目前俄乌均未确认爆炸原因。众所周知,无人机在本次俄乌冲突中的作用让人刮目相看,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未来战场上无人机的战斗能力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而我今天想跟大家探讨的问题是,无人机或许也正在挑战传统制空权理论。

根据传统军事定义,“制空权”就是保证天空为我方所用,同时要避免天空为敌方空中力量所用。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然而真正实施却非常困难。在喷气式战斗机刚刚诞生的年代,要夺取制空权实际上非常简单,只要将敌方的战斗机力量摧毁制空权就会到手。以色列空军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攻击模式,成功摧毁了埃及和叙利亚停在机场上的大部分空中力量,迅速夺得战场的制空权。这种模式虽然听起来非常诱人,实际上却是当年有限的科技水平所决定的一种战争模式,当时的地面防空武器无法对超音速战斗机构成足够大的威胁,所以只要将敌方的空军摧毁,自己的空中活动就不会遇到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然而随着防空武器的发展,要夺取绝对的制空权变得没那么简单,即便成功将对方空军彻底摧毁或者令其不敢升空作战,对方地面防空火力只要保持一定的战斗力,己方空中活动依然会受到威胁。就像乌克兰现在的天空一样,虽然乌方战斗机对俄空天军的威胁很小,各种防空导弹却不断击落俄罗斯的战机,其中甚至包括多架最先进的苏-35战斗机。美军在越南战争中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就算应对苏联第一代防空导弹阵地,美国最先进的轰炸机也很难占什么便宜。所以在越南战争期间,尽管北越空军力量与美国相比差距悬殊,美空中力量依然损失惨重。更为极端的例子是阿富汗战争,苏联空军力量在美制毒刺导弹的威胁下——即便阿富汗游击队没有任何战斗机可用——仍旧损失惨重。

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国空中力量的胜利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强大的国家很容易在战争中取得制空权,而现实是,这件事情的难度其实非常高。比如,美国在战时需要出动大量电子干扰机来保护战机免受敌方雷达的锁定,哪怕是隐形战机,如果被雷达反复扫描并摸清活动规律和频谱特性,仍可能被地面火力击落。除此之外,美国空军专司压制地面防空武器的野鼬机和普通对地攻击机的比例高达2:5,即便如此,在战时攻击机往往还要自己携带一发专门攻击地面雷达的反辐射导弹自卫。其他任何国家的空军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反地面防空火力的能力,美国的对手如伊拉克和塞尔维亚也没有足够先进的防空武器去应对美国空军,这才让美军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制空权。

然而,如今无人机的广泛应用却让制空权理论出现了新的漏洞,以至于美国也没有把握完全控制天空,避免对手的飞行器活动。在过去,不少评论员都认为无人机这种速度与二战飞机相差不大的飞行器对于现代防空力量而言就是玩具,但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无人机的使用限制更少、使用门槛更低,成本更是低的可怕。像这次的俄乌战场上,TB-2这样的无人机只需要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就能起飞,并且飞行上百公里后可以攻击一个自以为安全的后方目标,就像本文开头所说的战例一样。无人机的可怕并不在于性能强大,而是数量多且使用条件非常宽松。要训练一名合格的战斗机或直升机飞行员需要数百个飞行小时和大量理论、体能训练,但培养一个合格的无人机操作员只需要两个礼拜的速成训练班。

现代化地面防空武器仅仅能够限制强势空中对手使用天空,而无人机大量出现则让弱势一方获得了使用天空的能力。换句话说,即使装备不起第五代战机,只要有足够的无人机仍可对对手发动空中、侦察监视和攻击。这种现状其实是由于现有的防空武器和战斗机都是针对载人战斗机和导弹设计的,他们的性能非常先进但是非常昂贵,用于对抗廉价和数量多的无人机并不好用。比如,出动F-22隐形战机用机炮打低空活动的TB-2无人机不仅不划算,能够超音速巡航的猛禽战机还会因为速度太快而无法瞄准无人机。就连最便宜的单兵防空导弹,也比廉价的商用监视无人机昂贵得多,更别提“弹簧刀”这类成本几千美元的自杀式无人机。

总之,大量装备的地面防空导弹让获得传统意义上的制空权的成本非常高,而大量廉价无人机的装备又让限制对手使用天空的可能性变得很低。这种现象在俄乌战争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俄罗斯空天军在防空武器的威胁下战损率很高,而乌克兰的无人机却又神出鬼没,尽管无人机本身不具备攻击能力,但仅仅引导地面炮火攻击就已经是致命的威胁。这是典型的技术改变战术的一种状况,除非出现诸如定向能武器这类低成本防御无人机的对抗手段,否则这种现状很难改变。但定向能武器被投入战场又如何?无人机成本如此之低,承担的任务却又如此重要,且被击落也没有人员伤亡,无非就是起飞更多的无人机继续执行任务而已。总之,我们必须承认一个现状,那就是二战前形成的制空权理论正在变得过时和可笑。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