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新物种时代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冯寅杰 日期: 2018-01-03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环境变了,就会出现新物种,没有多少物种能像蟑螂一样,可以穿越地质年代存活到今天。

作者:Nath

洋人的新年已经过去,中国人的新年还要再等一个月。在最近的尴尬日子里,如果你不是正在吐槽今年奇葩的节假日安排或是正在练习年会上要唱的歌曲的话,至少也应该关注一下习大大究竟怎么吃包子和年终奖。如果本刊上期的年度特刊“霾中国”给你添堵了,那么我在这里由衷地告诉你:“对不起,今年还得受着。”

或许你会说,你这是什么态度?而我想说,我没什么态度。哦,你居然还看得到我写的文章,所以,你手机没丢吧?

有这么一种人,有理想,有抱负,老想干点有意义的事。无奈碰上这现实的社会,连吃饭的家伙都差点砸了,简直就是成全别人,恶心自己,我说的真的不是冯小刚。

最近发生在我们行业内部的事,简直就是“年末贺岁档”。先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整合重组为上海报业集团,两家合并时总资产高达208.71亿元,你以为是强强联合,其实应该是抱团取暖。紧接着,胡舒立的财新传媒也猛抢头条,大股东浙报将手中财新的股权交出,新东家是SMG总裁黎瑞刚旗下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形势有多严峻,我们吃这碗饭的心知肚明。日子还过不过得下去?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作为从业者,这样的情绪确实有点像遗老遗少的悲春伤秋。问题在于,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移动互联网看上去像是压垮纸媒的最后一根稻草,快速即时、跨越空间,最关键的还是免费,新的技术和产品形态导致市场需求发生变化,于是,客户纷纷转投竞争对手。但这是表象,本质在于具有互联网特征的新媒体公司,小团队作业,就像一大拨僵尸正在向你袭来,过去那样一个成本更高、效率更低、竞争力更差的传媒组织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美剧《新闻编辑室》里那位高举“新闻不死,理想满血复活”的女主角当完“战地玫瑰”又和EX携手“重建新闻界”,“宁可为100个观众做一档好节目,也不要为100万个观众做差节目”。这里说的是新闻产品的核心价值——客观公正的有价值的新闻报道。

以上的每一环,我们都该好好拷问一下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够好?

最近的两个案例是关于卖煎饼的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和做视频脱口秀的罗振宇,前者更像一个设计加营销,后者则是一个广泛意义上的明星。他们都被粗暴地冠以“互联网思维”的大帽子。赫畅觉得真正的创新是指做了别人还没有做的事情,而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没做好,填补沟壑,也叫创新。罗振宇觉得,信息流动造成人群分割,清晰的人格带来吸附。未来的人群将呈现社群化,社群的核心的人格体制是识别,提供协作的识别度。

另一个故事是关于鸭嘴兽的。1798年,大英博物馆收到了一个动物标本,这是一只长着河狸尾巴、黄鼠狼身子、鸭子嘴的动物,英国人没见过,断定是伪造。直到1802年,一个愣头青直接把它解剖了,这才发现是个新物种。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环境变了,就会出现新物种,没有多少物种能像蟑螂一样,可以穿越地质年代存活到今天。

既然如此,不如对新物种时代Say Hello吧,亲~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