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丨75岁的任正非 不退,我现在还才思泉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畅 日期: 2019-09-26

“只有时时警醒我们自己,我们才能进步,才能延迟或避免衰退和倒闭的到来”

特约撰稿  李畅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头图:2019年5月24日,广东深圳,任正非在华为公司总部

 

9月10日,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被问道:“您会不会考虑早一点退休?”任正非回答说:“我会在我思维跟不上的时候退休的,我现在还是才思泉涌的状态,再待几天吧!”

任正非还放话,有意向西方公司出售华为的5G技术,目的是制造一个能在5G上与华为竞争的对手。

5G作为下一代的极速移动通信网络,是人们渴望已久的技术。虽然遭到了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国家的“抹黑”,华为却向西方伸出了橄榄枝,原意提供这种技术。尽管5G被视作华为未来收入增长的核心,但华为已经准备好和西方分享。任正非表示,“我们希望世界是平衡的,大家利益均享是有利于华为生存的。”

在任正非看来,一家中国公司将为全球大部分5G网络提供设备,这种前景令许多西方人感到担忧,这样的举措将有助于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对5G的选择应该从有利于国家发展的角度,而不是政治角度。”任正非认为,“5G是一个高速度、高带宽、低时延的信息联接技术,代表了信息社会的速度,谁掌握了速度,谁就会快速前进。”

任正非表示,向西方转让5G技术的收入,将使华为“向前取得更大的进步”。《经济学人》评论说,任正非的姿态,可以让那些怀疑华为技术的人相信,该公司的商业意图是务实的。

1978年3月,任正非曾在现场听到邓小平的一场著名演讲,邓小平谈到中国科技时表示,应该让科学家专注于科学研究。

在以往为数不多的采访资料中,任正非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的笑意,无论是谈及辉煌还是困难,他都宠辱不惊,就像一个大风大浪中临危不乱的舵手。

现在的任正非风采卓越,背后却是鲜有人知的辛酸。不仅遭受了战乱、饥荒的磨难和部队的洗礼,还经历了经商被骗、创办华为的艰难。

任正非出生在贵州偏远山区,是在极度贫寒中长大的。1963年,在饥饿威胁中的任正非终于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勤奋好学的任正非应征入伍,成为了部队的一名技术兵。即便在动荡中,他也坚持刻苦学习,在部队里有多项技术发明创造,两次填补国家空白,得到了领导和战友的一致认可。

但是,由于父亲的“政治原因”, 任正非只得到了“学习毛泽东著作标兵”的口头称赞,而没有其他任何荣誉。对此,任正非说,“我习惯了不得奖的平静生活,这也培养了我今天不争荣誉的心理素质。”

1982年,任正非转业到了南海石油集团下属的电子公司任经理。他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意外的经济往来,让没有理财经验的任正非,被一家贸易公司骗走了200万元。不久后,妻子与他离婚,家庭解体。那时的任正非上有年迈双亲要赡养,下有一儿一女要抚养,还要兼顾6个弟妹的生活。43岁的他遭遇着一场巨大的中年危机。但这也没有打垮任正非。

1987年,任正非筹到了21000元,创立了一家叫华为的公司。面对着诸多国内同行的竞争,还被思科、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等国际巨头围困,他清晰地意识到,此时此刻的华为,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他熟读毛泽东的军事思想,运用了“农村包围城市,逐步占领城市”的市场策略,将华为的业务从农村拓展到城市,从新兴国家延伸至发达国家,迅速扩张。但之后的发展也没有一帆风顺。

2002年,任正非发表了一篇题为《华为的冬天》的内部文章,后来他也多次提及2002年前后的经历:“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把时间线拉回到1993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的李一男当时加入华为。这位青年才俊在公司表现出众,他的技术天赋得到任正非的青睐,加入华为仅仅半个月,就被提拔为主任工程师,到第四年,李一男就晋升为常务副总裁。

任正非更是直接称呼李一男为“干儿子”,华为上下一度觉得李一男将来很可能成为华为的接班人。可是剧情却在2000年出现了转折。 

华为当时鼓励员工内部创业,走出去成为华为数据的产品代理商。李一男作为其中一员,带着华为价值一千多万的设备从深圳去北京创建了“港湾网络公司”,港湾网络的销售额很快突破了一个亿。

可是,李一男不只有能力,更有野心。他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分销商,直接自立门户,成为了华为的竞争对手。同时带走的,还有一百多名华为核心骨干。一时间,华为内忧外患,元气大伤,业绩一落千丈,熬到2002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任正非展示跟女儿孟晚舟的合影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任正非为华为的前途走向忧心忡忡、倾力挽救之际,却传来母亲惨遭车祸的消息。至亲的骤然离世,给本来已经身心俱疲的任正非又一记暴击。 

2001年1月8日,任正非正在伊朗做访问。几天前他刚刚答应母亲,这个春节要在家里多陪陪她。他在10点接到噩耗,但伊朗的通信太差,令他心急火燎。他立马往回赶,可是飞机要多次中转才能回去,在巴林转机呆了6个半小时,又遇到巴林雷雨,飞机延误两个小时,到曼谷时又晚了十分钟,没有及时赶上回昆明的飞机,直到深夜才赶到昆明。 

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不行了,他匆匆地看了母亲最后一眼,她便溘然长逝。此后他无数次地自责,“如果我在8号上午给她打了那个本来想打的电话,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就躲过了这场灾难。” 

那种悔恨一直折磨着任正非,加上爱将背叛、公司危难,种种苦痛像一座座大山向他压来,压得这个外人眼中的钢铁强人也透不过气来。终于,內疾爆发,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深陷焦虑与痛苦之中。期间,还得了癌症而两度动刀。 

但是,任正非没有一蹶不振,最终都咬牙坚持过来了。

任正非在痛苦中领悟到了一点:艰苦奋斗。面对身体疾病,任正非积极就医,他说任何人都应该直面抑郁。 

任正非披荆斩棘,和华为一起从绝境中重生,渐入佳境。时至今日,华为在这位老人的带领下,践行着为人称道的“狼文化”,在世界技术创新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

这位75岁的老人仍然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他说,“我们所处的行业方向选择太多而且还处在巨大变化之中,我们一直存在生存危机也一直生存在危机中,华为的衰退和倒闭一定会到来,而只有时时警醒我们自己,我们才能进步,才能延迟或避免衰退和倒闭的到来。”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0期 总第608期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10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