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 孙中伦的出走与 《回来》

母亲害怕他成为那种人:激烈、爱憎分明、愿意为原则抛头颅洒热血。他可怜母亲能够明辨是非,却仍要做出无能为力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不喜欢自己太温和,希望自己有立场有观点,而不是“不极...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杨静茹 实习记者 王双兴

报道 | 陈数 我不介意与当下保持一点时差

“我一定是生不逢时的,这个我很早就知道。但不管这是不是你的时代,你总不能老在心里抱怨,我挺好的,你们都不配合我、不欣赏我,那不是傻么?”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温天一

报道 | 默克尔的征途

全球政局的飞速变化让很多人无所适从,而只有默克尔始终在那里,发型依旧,观念依旧,统治风格依旧,能做事,可信赖,不装模作样、不莽撞任性、不自吹自擂,也不垂头丧气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特约撰稿 赵灵敏

报道 | 耿乐 谁能设计得过命运呢?

2011年,耿乐皈依藏传佛教。他相信佛家的智慧:不要对人间的名利幻象有太多的反应,跟着它走就好。“我都消失那么长时间了,还怕再消失吗?我都不怕了,该焦虑的都焦虑完了”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徐雯 实习记者 赵逸凡

报道 | 余德耀 与艺术相伴的每一天都不白过

余德耀做艺术的快感,跟之前做企业家时的快感完全不同:企业家的快感大多来自数据,而数据背后很多烦心事,股票涨跌,心情就涨跌。但是投身艺术之后,很多事情让他心里美滋滋的,根本不需要别人奉承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蒯乐昊

报道 | 龚琳娜 低空里的自由鸟

在专业的评价体系中,龚琳娜是中国最好的歌手之一,但她的角色尴尬地立在时下中国音乐市场审美裂缝的边缘。唱阳春白雪时,龚琳娜知者寥寥,可当她试着去触摸地气,就猝不及防地掉进另一个体系之内。...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韩墨林

报道 | 簋街 一条街的命运搏击

远有吉庆街,近有天意新商城,在越来越多一度风光无限的历史名街黯然退出舞台时,簋街和簋街上的人依然在规划、秩序、技术、文化等因素的交相流转和对抗中努力寻找生存和发展的可能性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陈洋 实习记者 王双兴 图 本刊记者 梁辰

报道 | 黄龄 我只怕嗓子坏了

她甚少为自己做规划,舞台剧、音乐剧的邀请,有了就接。综艺有就上。演戏,导演觉得她合适,那就去演。只有音乐是一定要做的,但要做到什么程度呢?好像也没有高悬于顶的目标。担心是有的,“就怕嗓...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张明萌

对话 | 朱天心 我依然抗拒不舒服现实

不认同世界的主流价值观,拥有自我主张与意见,抗拒不舒服的现实。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张明萌 特约撰稿 邢人俨 实习记者 王艳

报道 | 商人汪峰

在汪峰看来,音乐和商业是有共同点的,“一个品牌或者产品,如果它的初心是跟风,那这个产品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平庸,在商业上也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发表于:2018年01月03日     作者:本刊记者 王燕青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52期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1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