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正确,人人皆聒噪

社交网络年代改变了人类什么?或许,在诸多行业以流量为生、搏命吸引关注的当下,情绪本身就是意义,就是生产力。而在微博上、朋友圈中,或在抖音快手的短视频里,人人都是绝望写手。
发表于:2022年01月18日     作者:欧阳诗蕾

让-马克·瓦雷:拍摄女人、伤痕和破碎的生活

2018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让-马克·瓦雷说,他的工作是试图揭示人性的缺陷和不完美。他很少受访,很少讲自己的故事。他被公认为魁北克天才导演。
发表于:2022年01月18日     作者:dll 

吴新智 :随时都要准备否定自己

吴先生常说,做古人类研究要习惯争议。他经常提醒我们,现有的各种学说都只是假说,不是真理,更不是历史的真实。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在日趋接近真相,至于什么时候能抵达,谁也不知道。
发表于:2022年01月09日     作者:卢琳绵

《斯宾塞》 成败参半的还魂尝试

拉雷恩呈现戴安娜处境的方法,是一种寓言式的写作。他在片中借戴安娜之口明确指出:“在肯辛顿宫,只有一种时态……这里没有未来,而过去和现在是同一回事。”
发表于:2022年01月09日     作者:吴泽源 

悲伤比欢喜容易得多

“一些研究文学的同侪说,悲观的视角才是生活的谜底。我认为这只是自我放纵的胡言乱语。悲伤比欢喜容易得多。我认识一些秉持悲剧性生活观的人,那是一种逃避的生活方式。”
发表于:2022年01月01日     作者:卢琳绵

金钱与权力的瘾君子

《成瘾剂量》写尽了瘾,对于金钱的瘾,对于权力的瘾,它也写制度性的溃败与自我修复,还写对信仰的犹疑和对信仰的坚信,写人性的至暗,也写人性的高光,写不择手段,也写良心发现。
发表于:2022年01月01日     作者:杨时旸

概念音乐剧鼻祖桑德海姆 一个孤独的开拓者

用“概念”取代“传统剧本”,今天看来可能并不新奇,但在上世纪60年代,当音乐剧常被视为一种“合家欢”的放松方式时,桑德海姆的这一创举,拓宽了这种艺术形式的边界。
发表于:2021年12月26日     作者:卢琳绵

《最后的决斗》,或逆流而上

《最后的决斗》以一种逆流而上的方式顺流而下,将一个中世纪争端变成了自古以来的性别压迫演绎。两位男主人公分别映射出中世纪骑士精神的两面——忠勇的武夫和风流的情人。
发表于:2021年12月26日     作者:谭香山 

对世界的爱是最重要的事

乡愁和爱情,是夏加尔艺术的基调。他流传度最广的表白,“我一打开卧室的窗,就看见蓝天、爱情、鲜花随她一起飘了进来”,至今都能让人感到情深似海。在他的画笔下,爱情呈现出鲜艳的颜色和充满童趣...
发表于:2021年12月26日     作者:文 孙凌宇 图 Marc Chagall

影像诗人刘德东: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长长的镜头

镜头外,刘德东从一个“逼问对方的少年”变成一个中年人。他被漫长的岁月所教育,被朴实自然状态下的人生和人格所驯服,意识到“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长长的镜头”。他感到自我在慢慢变弱,主题也在慢慢...
发表于:2021年12月18日     作者:卢琳绵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4期 总第722期
出版时间:2022年08月15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