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岛 消逝的南大洋一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鱼丸 日期: 2021-05-21

袋鼠岛除了从阿德莱德坐小飞机前往,也可以通过轮渡与澳洲大陆接驳,推荐自驾游览。 虽然文中的酒店已被烧毁,但岛上还是有一些经济酒店和民宿,也可以露营,玩法丰俭由人。 当地旅游业需要时间缓慢恢复,海滩类的景观 (如海狮湾) 和海洋动物受火灾影响不大,可查询岛内的恢复情况再决定

图、文  鱼丸  编辑  周建平   rwzkhouchuang@126.com

 

最特别的酒店记忆与一片南大洋有关。

袋鼠岛——澳大利亚南部的一座小岛,通常是从阿德莱德搭乘三十多人的螺旋桨小飞机前往。下了飞机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横穿整个岛屿,才到酒店的大门,到客房还要再开三公里,其中一片不小的保护区都是私人所有。直到一处悬崖边缘,21间客房呈一字排开,在屋内几乎感觉不到左邻右舍的存在,与世隔绝般独立于荒野之上。

这家酒店每人每晚的报价动辄超过1000澳元,一价全包,两晚起订,所以两人住一趟需要准备至少2万元人民币的预算。奢华之处在于,有海岛的闲适感,也有游猎般的野奢体验。

纺织品印着袋鼠的剪影,地漏做成波浪。音响播放着恰到好处的海洋风格轻音乐,与窗外海风海浪的声音融为一体。扇形的起居室直面南大洋,再往南数千公里就是南极大陆。走廊背后的栈道通往海滩,一路围绕着的是望不见尽头的灌木丛,矮袋鼠和企鹅的巢穴就隐藏在深处。

每天的住客不过几十人。白天的活动是跟随向导外出游猎。去原野观察野生袋鼠,去桉树林追寻考拉的踪迹。向导们知道保护区的历史故事、什么时候能看到最活跃的种群、动物们的习性与踪迹,也知道空中奇异的鸣叫声来自什么鸟。也提醒不要追赶动物,不要太靠近吓到它们。

游客大多数时候被灌木、森林和原野环抱着,全岛超过一半面积的植被从未被清理过。陆上鸟兽无数,且有不少是特有品种。海豹和海狮在沙滩上晒太阳,近海栖息着鲸鱼和海豚。我们看到针鼹躲在枯枝中,袋鼠在原野上蹦走;下到海狮的海滩,可以远观那些濒临灭绝的神奇生物;考拉爬树躲人的时候,实际上像猴子一样敏捷。

回程路上,我隔着车窗看到一具新鲜的袋鼠尸体,应该是被人为拖到路边的,面部似乎被有意埋在身下,乍看就像睡着了一样。司机黯然道,第一次撞死袋鼠的时候她难过了很久。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些动物的的智商不算高,又有追寻车灯的习惯,为了不引发交通事故,不踩刹车直直撞过去才是正解。在岛上仅有的几条公路上,这是自然原住民与人类为数不多的冲突。

悬崖下的南大洋

本地食材制作的菜

火灾后的酒店废墟 (网图)

袋鼠岛与澳洲大陆分开可追溯至一万年前的冰川运动,岛上有大约5万只考拉和超过6万5000只袋鼠,居民却只有4600多人。在极少量农牧生产之外,旅游业是其经济支柱。

酒店休息区,雨滴形状的壁炉是标志,窗外的海景极美

努力融入大自然是人类作为后来者的谦卑,也是面向游客的卖点。酒店用太阳能板发电,储存雨水,每天早上将前一天的水电和碳排放量与天气预报一起展示在大堂。一日三餐的食材都尽可能来自岛上,包括羊肉、牡蛎和淡水龙虾,配南澳本土的葡萄酒。早餐有羊奶和蜂蜜——来自岛上特有的纯种利古里亚蜜蜂种群。

无论是风景、服务或者体验,都是无可挑剔的美好回忆。在酒店落地窗外望向南大洋,晴天远处的海像宝石一样鲜亮;夜间潮汐涌起,海慢慢从紫色变成漆黑一片。白浪汹涌,白沙温柔,阴与晴,晨光与暮霭。仿佛只是对着风与海浪,就能度过几生几世的时光。

我以为山川湖海比人的寿命更长久,却没想到,短短几年,当时所见就已成绝景。再听到熟悉的地名,是在2020年的一则弹窗新闻里——袋鼠岛在那场著名的大火中遭受重创,这家酒店恰好在火势最严重的西南岸,几近全毁,无限期停业。

山火在澳大利亚并不罕见,袋鼠岛不是第一次被烧。但这一次出奇严重,三个礼拜的大火让这座岛屿超过一半的面积化为灰烬,考拉被烧死了三分之一。公路的沥青被烧化,昔日道两旁遮天蔽日的绿荫,如今只剩下成片烧焦的树桩。新闻照片上,曾经躺过的大堂和能看到海的露台,已经是一片黑色的废墟瓦砾。

在火灾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下,袋鼠岛的游客数量下降了70%,一些俱乐部失去了90%的业务。大火熄灭后的一年,废墟中出现了星点绿色,海狮回到海滩,考拉的数量缓慢恢复。枯枝发出毛茸茸的新芽,但酒店不会再凭空长回来,全年亏损的旅游业从业者还不知要苦苦挣扎多久。

人还是臣服在自然脚下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18期 总第676期
出版时间:2021年06月1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