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我们在一起》 被叙述的女性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叶倩雯 日期: 2021-06-19

文  叶倩雯  编辑  周建平   rwzkhouchuang@126.com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这是电影《大话西游》的台词,曾深深感动无数红尘里的“痴男怨女”。而这种对逝去爱情的追忆自然也成了一种十分流行的爱情电影模式。 纵观这几年的电影,

文  叶倩雯  编辑  周建平   rwzkhouchuang@126.com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这是电影《大话西游》的台词,曾深深感动无数红尘里的“痴男怨女”。而这种对逝去爱情的追忆自然也成了一种十分流行的爱情电影模式。

纵观这几年的电影,《前任》《后来的我们》《你的婚礼》……一系列话题电影一再重复追忆前任这样一个主题,其主要的叙事线索都是男人在成长之后意识到前女友的可贵,但是为时已晚。

如此几部获得市场成功后,让人不禁生出疑惑:“既然前任那么好,为何还要分手?”但是如果仔细考察,我们也不难发现所谓美好的前任都只存在于男性的幻想和描述中,“前任”往往是作为一种美好女性的集中代表出现,她们有别于代表着世俗欲望的“现任”,成为了男性自恋神话的延续。

《我要我们在一起》是近期上映的一部青春爱情片,故事改编自网络长帖《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顾名思义,尽管这部电影请到了人气偶像屈楚萧的加盟,也试图加入一些符合当下年轻人审美的元素,但与其说这是一部爱情电影,不如说这是一部由男性主体幻想出的“爱情神话”。

 这部电影的故事从高中时代的爱情讲起,差生吕钦扬当众向好学生凌一尧表白,从此成就了一段校园爱情,在此后数年的交往中,两个人的生命轨迹大相径庭,在现实的压力面前,最终只能分手……

这样的故事几乎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青春故事,因此分手的结局也很难说是一个悲剧。但《我要我们在一起》显然不满足于“小清新”的叙事模式,而是要狠狠煽情,将男女的爱情矛盾设定为男性认为只有努力给女性好的物质生活才是爱,而女性想要的只是“在一起”。因此电影不惜以浓墨重彩的方式展现男主角为了给女主角幸福而做出的努力,在自恋式的沉溺中,将复杂的人类情感的运作简化为了男女爱情价值观的冲突,让人感到难以共情。

甚至,笔者直到电影结束都没有建立起对女主角比较清晰的了解,这个角色从头到尾都活在男主的想象和叙述里:她美丽、优秀、柔弱、悲伤……除此之外,她的性格、欲望和梦想则几乎是扁平化的。

这种二元对立的叙事方式本就充满了男性对爱情关系的想象,其实是传统的“男女有别”思想的延续。在这部以“爱情”为卖点的电影里,我们几乎看不到真正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爱情。男女主人公的关系本质竟然是:在男人拼尽全力时,女人只能柔弱地投入别人的怀抱。难怪有网友嘲讽:“想不明白一个东南大学的研究生为什么总是要依靠男人才能生活?”

早在46年前,英国学者劳拉·穆尔维(Laura Mulvey)在《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一文中就曾指出由男性宰制的电影创作是如何消费女性的,在穆尔维笔下,电影必须打破创作中的父权潜意识,才能让银幕上的女性摆脱被“窥视”的处境。但是,直到今天,我们的创作者还在用最刻板的形象去塑造和诉说女性的经验和情感,根本无法和越发挑剔的观众进行情感的共振。

原著中,作者给出了这对情侣三个开放式的结局,而在电影中,主创选择了他认为最煽情的一个:男主角在得知女主即将结婚之后,意外死亡。电影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制造人为的戏剧性从而刺激观众的情感,但或许因为过于狗血和缺乏铺垫,观众感受到的恐怕是尴尬大于感动。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1期 总第679期
出版时间:2021年07月1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