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白越走越近,但离统一还很远

稿源: | 作者: 特约撰稿 赵灵敏 日期: 2021-11-24

俄罗斯一直希望两国合并以增强实力,白俄罗斯则对这个目标有抗拒。如果未来白俄罗斯的内外形势改善,它会离俄罗斯远一点,反之则离俄罗斯更近。

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出席视频会议。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国家最高国务委员会4日举行视频会议,其间签署旨在落实联盟国家一体化的法令。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出席会议  图/新华社

2021年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通过视频会议,共同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等一系列文件,文件涵盖28个行业,旨在协调两国的宏观经济战略,引入统一的税收原则,在金融信贷和银行、工业和农业领域执行共同政策,对石油、天然气、电力和运输服务市场进行统一协调等。据普京介绍,双方还将在包括政治和国防在内的所有其他领域加强协调,共同抵制任何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企图。

这只是一份区域一体化协议,和很多人想象中的“合并”、“缩小版苏联”有本质区别。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未来仍然是两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只不过彼此的一体化水平和关系密切程度更高而已。

苏联解体以来,尽管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都在寻求加强联系,但两国的立场是有区别的:拥有大国雄心的俄罗斯渴望把白俄罗斯合并进来,而白俄罗斯只想从俄白特殊关系中获利,并不甘心让渡自己的主权。最近一年多,白俄罗斯在内外交困之下不得不进一步向俄罗斯走近,但上述基本立场没有实质变化。

 

 

“白”意味着更纯洁

白俄罗斯位于欧洲的中部,是一个内陆国,有五个邻国,分别是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人口大概950万,GDP600亿美元,人均六千多,在欧洲属于比较低的水平。

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乌克兰一样,都源于历史上的基辅罗斯公国,不过白俄罗斯一直没能独立建国,先后被立陶宛和波兰统治。1795年,沙俄占领白俄罗斯。苏联成立之后,白俄罗斯成为加盟共和国之一。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瞒着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白俄罗斯别洛韦日签订协议,正式宣告了苏联的解体。

代表白俄罗斯签字的是舒什克维奇,他是位物理学家,在历史转折的特殊时期被推上了政治舞台,成了白俄罗斯国家元首。在任的三年里,全无治国经验的他照搬“休克疗法”,导致民生凋敝,经济急剧下滑。1994年7月,“苏维埃人”卢卡申科凭借反腐积攒下的声望,取舒什克维奇而代之,当选为白俄罗斯总统,并连任至今。

2020年9月23日,卢卡申科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举行的总统就职仪式上宣誓  图/新华社

在卢卡申科任内,白俄罗斯一直和俄罗斯保持某种“特殊关系”,也的确设想过组成联邦或邦联制国家,但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

早在1996年,彼时都经济动荡的俄白两国试图抱团取暖,建立了“俄白共同体”。1997年,两国签署《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联盟条约》。1999年12月,两国签订《建立联盟国家》条约,根据该条约,两国将在主权平等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进行全面一体化,甚至将拥有共同的宪法。

不过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俄白联盟国家”的发展远没有想象般顺利。因为和俄罗斯的特殊关系,白俄罗斯得到了大量援助和贷款,石油天然气的价格也很优惠,但在至关重要的政治一体化方面,两国预期的“共同宪法”始终没有达成。在2002年9月,普京曾向卢卡申科提出过联盟国家的三种政治方案:完全合并、欧盟模式、俄白联盟国家模式。普京倾向于前两种,其中“完全合并”是希望白俄作为行政区完全并入俄罗斯,而卢卡申科坚持国家主权独立,只肯考虑第三种方案。

在货币一体化方面,根据已经签订的协议,原本俄罗斯卢布应该在2005年作为唯一货币在两国流通,发行中心设在莫斯科,但后来卢卡申科担忧货币一体化影响主权独立,将该计划冻结。白俄罗斯更倾向于建立超国家的货币发行中心,由双方央行共管。两国至今未就这一问题达成共识。

这些导致俄白联盟虽然已签约二十多年,但成果不多。不仅如此,白俄罗斯对俄罗斯也没有那么顺从。在格鲁吉亚危机、吉尔吉斯斯坦内乱等问题上,白俄罗斯曾公开与俄罗斯唱反调,还拒绝承认克里米亚主权变更的合法性。自2019年底以来,俄白两国一直无法就长期原油供应合同达成一致,2020年3月初,白俄罗斯外长表示,在石油供应问题得到解决前,没有理由继续与俄就深化一体化进行合作。卢卡申科甚至称白俄罗斯是被迫进行一体化。

在斯拉夫文化中,“白”一词有“纯洁”的意思。白俄罗斯人认为他们在被蒙古征服期间受波及较少,因此是比俄罗斯人更纯洁的罗斯人。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有民族自豪感的。而白俄罗斯人口不到1000万,俄罗斯则有1.44亿人,如果两国融合,结果只会是白俄罗斯的消失。在两国关系上,白俄罗斯认为不仅白俄罗斯需要俄罗斯,俄罗斯同样需要白俄罗斯,因为白俄罗斯是俄罗斯周边国家中唯一没有倒向西方的。此外,卢卡申科作为一个政治强人,也不愿意屈居人下,从一国总统降格为地方领导人。

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和美国长期紧张的关系一度缓和。2020年2月,蓬佩奥成为26年来第一位访问白俄罗斯的美国国务卿。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驻白俄罗斯大使提名人选。5月,白俄罗斯证实已开始从美国进口石油。7月,卢卡申科任命新的驻美大使,为白俄罗斯12年来首次向美国派遣大使。

有了美国这个选项,加上民族心理和领导人个性等因素,白俄罗斯显然没有和俄罗斯合并的打算。而到了2020年大选前,白俄罗斯对俄罗斯已经有了公开的不满:7月30日白俄罗斯在一家疗养院里逮捕了33名俄罗斯人,卢卡申科说这些人是俄罗斯派来破坏总统大选的,原计划有两百人的规模,这33人属于出师不利。俄罗斯外交部解释说这些人只是在明斯克转机,因为航班延误所以才临时住下了,完全是一场误会。

按照这个趋势,两国不但不会合并,而且有翻脸的可能。但白俄罗斯大选的结果逆转了这一趋势,使得两国不但迅速重归旧好,还走得更近了。

 

 

各取所需

2020年8月9日,白俄罗斯举行了总统选举,卢卡申科获得80.08%的选票,反对派领导人季哈诺夫斯卡娅获得10.09%的选票,后者在结果公布的当晚逃到了邻国立陶宛,并发布了视频,称选举被操纵,自己的实际支持率应该在60%到70%。

当晚,就有大量白俄罗斯人走上街头,抗议选举不公。之后的一个多月,局势没有缓和的迹象,越来越多白俄罗斯民众和机构加入罢工行列,要求重新选举。警方与抗议者多次爆发激烈冲突,政府拘禁近万人,过程中还有人死亡。

欧盟和美国表示不承认选举结果,谴责白俄罗斯当局,出台了三轮制裁,并对88名负责镇压的官员实行个人制裁,北约还在白俄罗斯边境大规模军演;美国则恢复了此前解除的、对九家白罗斯国有企业的制裁。

大选余波未尽,2021年5月23日,欧洲领空又上演了惊魂一幕:白俄罗斯当局谎称有炸弹,使得瑞安航空从希腊首都雅典前往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航班迫降在了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白俄罗斯当局上机逮捕了航班上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物普罗塔谢维奇及其女友。

2017年3月26日,明斯克,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普罗塔谢维奇被警方逮捕  图/人民视觉

此一事件震动了欧洲和全球,欧盟召开峰会,严厉谴责白俄罗斯为抓捕反对派人物,劫持飞机、置乘客和机组人员的生命安全于不顾,是典型的国家恐怖行为,因此禁止白俄罗斯航班此后再飞越欧盟领空,并威胁对白俄罗斯实施更多制裁;白俄罗斯则辩称是接到了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的炸弹威胁邮件,机组得知后主动改道迫降的,但哈马斯对此予以否认。

卢卡申科在此事中的胆大妄为,加深了西方对他的不信任和厌恶,导致白俄罗斯的战略处境进一步恶化。在内忧外患之下,他能求助的也只有俄罗斯了。而无论是大选还是飞机迫降事件,俄罗斯官方的表态虽然留有余地,但还是在尽可能替卢卡申科缓颊,这样一来,两国重修旧好就成了必然。

卢卡申科的策略跟以前一样:希望俄罗斯提供全面和无私的援助,同时保持白俄罗斯的独立,由于形势对自己不利,可以多做一些妥协,往前多迈几步,深度合作的范围可以扩大,但无论如何不能到达合并的地步。

而普京之所以容忍了卢卡申科的首鼠两端,也有自己的不得已: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持续紧张,西方针对俄罗斯的经济、金融制裁至今有效,而乌克兰、东欧诸国、波罗的海国家早已拼命靠向西方,白俄罗斯是周边硕果仅存的战略屏障,如果卢卡申科倒台,对俄罗斯肯定没有好处。这样一来,继续保护、支撑卢卡申科就成了唯一选择。

可以说,俄白关系未来的走向,其实更多取决于白俄罗斯局势的走向:俄罗斯一直希望两国合并以增强实力,白俄罗斯则对这个最终目标有抗拒。如果未来白俄罗斯的内外形势改善,它会离俄罗斯远一点;如果处境每况愈下,它也只有拥抱俄罗斯这条路。至于两国合并,只是宣之于口,现实中可以无限接近,但很可能永远达不到。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2期 总第720期
出版时间:2022年07月25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