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肖:议程设置不是控制

稿源: | 作者: 卢琳绵 日期: 2021-12-03

“当人们谈及议程设置时,总认为设置议程就是为了控制人们,控制舆论,但这并不是控制(control),而是塑造(shape)……尽管议程设置是一个有效的影响因素,但实际上并不具备控制意见的条件。”

唐纳德·肖(1936-2021)美国,传播历史学家

10月19日,著名传播历史学家、议程设置提出者之一、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新闻学教授唐纳德·肖(Donald Lewis Shaw)逝世,享年85岁。

在国内通用的传播学教材上,议程设置理论是学生接触的第一个经典大众传播理论。作为议程设置理论提出者“麦库姆斯和肖”中的一个后缀,唐纳德·肖的名字经常被忽略,但他在新闻传播领域的贡献不容磨灭。

1936年,唐纳德·肖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父亲是州立大学的教授。硕士毕业后,肖在一家媒体当了两年记者,再到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作为预备役成员进了军队,还被任命为中尉。1966年,肖进入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教堂山分校任教,直至逝世。

1967年起,唐纳德·肖与麦克斯·麦库姆斯同校任教。麦库姆斯发现,在UCLA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体育酒吧中,人们经常讨论当日主流报刊中的话题,据此现象,他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定义为“议程设置”(agenda setting)。

在1968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唐纳德·肖与麦库姆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教堂山进行了调查。他们招募了一些学生做调查和内容分析,范围包括报纸、竞选宣传报纸、电视、杂志,以及选民可能接触到的一切媒体内容。他们使用概率抽样,选定100个左右样本,入户访谈。研究发现,媒介报道的内容与选民做出的选择之间高度相关。

两人将研究结果提炼并写成一篇论文《大众传播的议程设置功能》,于1972年在《公共舆论》季刊发表。此时,传播学领域也正在经历“从态度研究转向认知效果研究的转变”,一两年后,《公共舆论》季刊公布了从1938年以来引用率最高的论文,《大众传播的议程设置功能》位居榜首。

自议程设置理论提出之后,肖和麦库姆斯一直在不断地进行深入研究与修正。2008年,肖与麦库姆斯在教堂山地区复刻了最初的研究,相关系数为+.87左右,反驳了“新媒体会造成议程设置理论过时”这一说法,“议程设置仍旧可以运用,即使背景不一样,因为人们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议程设置是关于如何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特定事物中。”唐纳德·肖说。

2018年,在“议程设置五十年:过去与未来展望”会议中,肖谈到,“当人们谈及议程设置时,总认为设置议程就是为了控制人们,控制舆论,但这并不是控制(control),而是塑造(shape)……尽管议程设置是一个有效的影响因素,但实际上并不具备控制意见的条件。”

肖在2004年6月曾应邀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讲学。在《国际新闻界》的采访中,他表明了从事学术研究的初衷,“显而易见是应解决社会问题,走向一个更美好的社会。同时这也是记者的职责……我的兴趣主要在那些美国人称作弱者(underdogs)的人那里,他们是一无所有的人,他们的议程被压制。在教堂山,贫富分化在加剧,穷人住在北边,富人住在南边,南边有更多的选择和自由。这些问题吸引我,想对这种情况做一些改变。”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期 总第700期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1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