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遥出发

稿源: | 作者: 丁正如意 日期: 2022-01-25

探寻古迹,宛如在连绵不绝的艺术电影中浮潜的间隙,探出水面的呼吸。

双林寺 图/视觉中国

每年平遥影展,将世界各地新片一睹为快之余,见缝插针地去四边转转,成了许多影迷的选择。毕竟,与“平遥古城”一同被列为山西首个世界文化遗产的,还有位于古城西南的双林寺,古城以北的镇国寺。探寻古迹,宛如在连绵不绝的艺术电影中浮潜的间隙,探出水面的呼吸。

论知名度,双林寺可以算得上仅次于古城的景点。由于距离平遥古城站(高铁站)不远,除了冲着彩塑而来的旅行者、“刷保人”、研学团,“顺路过来看看”的人也不少。

千年来,双林寺虽原地未动,地址却早已从“中都城”变为了“桥头村”。走进双林寺,门口的两块石碑宛如简历,昭示着她在1965年成为“省保”,又于1988年成为“国保”。

进了山门便是天王殿,四尊力士一字排开,站在前檐廊下。四大天王乍看不怒自威,细看神情各异,甚至透着几分可爱,宛如穿越时空的表情包。他们的眼珠用黑色琉璃镶嵌“点睛”,显得格外传神。而琉璃,正是晋中一带的特产。

来双林寺,主要就是为了那两千多尊名扬天下的彩塑组成的绮丽世界。无奈如今殿内的彩塑,只能透过栅栏观看。偶有游客隔着栏杆拍照,也偶有工作人员会禁止:“不要拍照!”心里总觉得有点可惜,但想到1999年南禅寺被盗的往事,倒也觉得可以理解。

在这些繁复而壮观的彩塑中,最吸引我的要数释迦殿的渡海观音和千佛殿的自在观音。前者单腿盘坐于红色莲瓣之上,笃定自若地乘风破浪、悠然而行;后者则右腿曲蹲,左脚轻踏莲叶,无拘无束、万分潇洒,令人好生羡慕。这两尊观音像没有以平日的形象示人,而是彻底打破传统束缚与刻板印象,传递着一种古代彩塑尤其是女性形象中罕见的畅快与自由。比起三晋大地上的高墙城堡、深宅大院,它们更能令我共情。

自在观音的身旁,则是“全国韦驮像”中的人气No.1。作为护法天神,韦驮像在中国的寺庙中可谓常见。然而这尊韦驮身披厚重的盔甲,身姿却灵活地扭成了夸张的S形,使人感到一种矛盾的动感。韦驮的眼神也没有按照常规设计,而是头朝右,眼睛朝左,炯炯有神,刚柔并济,丰富而立体,蕴含着“不动之动”的艺术效果。

距平遥古城约14公里的镇国寺,则游客寥寥,显得更为小众。千年前,这里被称为京城寺;现如今,不远处便是京昆高速。在平遥这样一个交通要冲而非山区,能保留下五代时期的木构建筑,实属难得。

镇国寺的C位万佛殿,建于五代十国的北汉天会七年(963年)。作为中国现仅存的木结构建筑之一,其整体梁架结构严密,均为木头与木头榫卯结合而成,没有使用一颗钉子。千百年来,岿然如故。殿内还保存有11尊五代彩塑,是除敦煌外,国内寺观仅存的五代雕塑作品。

环顾四周,整个古寺就我一个游客,安静极了。后来我才发现,包场与“不要拍照”,几乎是(在淡季)寻访山西古迹的特点。那么,山西自己的声音是什么呢?

山西和这方土地上的人,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内敛的,厚重的,朴实的,忍耐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山西作为全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有新中国第一家重型机械制造企业、第一炉不锈钢、第一个纺织机械厂、第一台燃气轮机车……机器日夜轰鸣,矿洞连绵交错。与此同时,长年累月的巨量开采,也成为当地自然与生态的沉重负担。从平遥到双林寺的路上,散布着一些新世纪初建设的居民区,马路两旁,年轻的面孔很少。

非节假日期间的平遥古城高铁站,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准备以平遥为原点沿着同蒲铁路一路向北的我,尝试在站台上寻觅同类。然而几乎所有的乘客,都低下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如同一场盛大的集体行为艺术。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