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的教练+98%的科学——苏炳添王嘉男背后的田径名帅兰迪老爹

稿源: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徐梅 日期: 2022-08-22

“我的基本理念是先训练动作,然后再加强动作。在你开始强化它之前,先建立一个技术模型,否则运动员就只能依赖于力量”,“如果没有训练心理学和生物化学这些科学知识,你不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训练体系,这是基本常识”。兰迪·亨廷顿用这样的理念帮助自己的中国弟子实现了他们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目标。

2021年全运会,苏炳添夺得男子100米决赛金牌,教练兰迪在场边观赛 图/视觉中国

北京时间7月17日,2022田径世锦赛男子跳远决赛,中国选手王嘉男起跑、加速,飞身一跃,将自己和团队所有的付出交付给决定命运的第六跳。

“他这最后一跳的动作、节奏、身体控制都非常棒,一气呵成,”李金哲说自己当时心里冒出一声感叹,“这是非常完美的一跳啊,没准儿可以拿冠军了!”

李金哲是王嘉男的师兄,也是曾经的全国男子跳远纪录创造者,此次世锦赛他担任转播嘉宾。

王嘉男这一跳的落点在8米36!前五跳成绩都无缘前三的他,凭借最后一跳跃身第一,夺得中国田径史上首枚世锦赛跳远金牌。这不仅是中国男子田赛项目的历史性突破,也是亚洲人第一次赢得世锦赛跳远冠军。

王嘉男紧紧抱住外籍教练兰迪·亨廷顿,李金哲也在直播间激动不已。对于“兰迪老爹”(队员们对亨廷顿教练的昵称),李金哲有太深的了解,2013年兰迪受邀来中国就是为了帮助他进一步提升。虽然自己最终没能成为那个创造历史的人,但李金哲由衷地感慨,“中国田径应该感谢兰迪教练!”

 

 

“怎么会有这么倔的老头儿啊”

“感谢那么多的‘感谢’!”兰迪说,作为一个教练,其实本没有太多机会被人们关注,对于非职业化的田径运动更是如此。如果不是因为机缘,他接手了百米飞人苏炳添的训练,仅仅作为一名跳远外教,他很难获得今天的关注度。

其实他来中国执教之前就已经被美国田径协会(USATF)评为“大师级教练”,全美仅有五人获此殊荣。

在他的指导下,迈克·鲍威尔和威利·班克斯分别创造了跳远和三级跳远的世界纪录,其中鲍威尔在1991年世界锦标赛上跳出的8米95的世界纪录,至今无人能打破。

“我的专长是身体控制和顶尖运动员运动能力的提高。”兰迪从来不认为自己只能做跳远教练。事实上,他自己一天跳远都没有练过,也没有做优秀运动员的经历,只在大学里打过篮球。

“一个优秀教练不是必须要有优秀运动员的经历,优秀运动员懂得如何去发挥身体的能力,但他们不一定懂得背后的‘为什么’,而优秀教练必须知道的就是‘为什么’。”《中国体育报》记者周继明曾专访兰迪,仔细解析了兰迪作为教练的成长历程。

兰迪学习了包括前苏联和欧洲各种流派的训练体系,并笃信科学训练,“如果没有训练心理学和生物化学这些科学知识,你不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训练体系,这是基本常识。”

从做教练之初,他就是一个“超级技术控”,通过各种监测系统,力求科学精准地把握运动员的身心和运动负荷。“我常说我是2%的教练,其余的98%来自科学。”

他为人谦和,但是在技术改进和制定训练计划上却如铁似钢,不可摇动。李金哲最开始跟他训练的时候,常常气得跳脚,“怎么会有这么倔的老头儿啊!”师徒二人交流的场面火爆到翻译常常不能如实传话,“这段我就不翻了哈!”

但直率桀骜的李金哲从不讳言“兰迪真的是个好老头儿”“没人像他那么热心”。

兰迪来到中国之初的身份是“中国田径队跳远组外教”,有报道称他因为热心、喜欢“管闲事”而获得了执教苏炳添以及女子中长跑的机会,这种说法完全是美好的臆测。

哪怕都在一个田径场训练、比赛,田赛(比高度比距离)和径赛(比速度)也被视为区别甚大的两个基础大项。

顶级运动员是精英体育训练体系里的核心资源,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这一点更是显而易见。国家队顶级运动员一般都有一个核心团队,由主管教练协同技术教练、体能教练、科研团队以及康复师等一起工作。

中国人口众多,一位年轻教练总结说,我们各项目基本上就是“地方队从普通人里选人才,国家队从人才里选天才”。

过于依赖个人能力不仅使得国家队所有资源围绕个别名将,也造成项目水平很难有整体全面的突破提升,天才运动员兴起则强盛一时,天才因年龄或伤病而隐退,则项目就跌入谷底。一些项目训练方法不免流于粗放,很难超越教练员的固有经验和运动员自身能力的瓶颈。

兰迪一来就宣布,他不仅可以让当时的“跳远一哥”李金哲再上一层楼,队内其他小伙子也都可以跳到8米30、8米40。“无数据,不田径。”他说出来的这个数意味着中国跳远有包揽世界大赛奖牌的水平,而2013年他来那会儿,队内李金哲一枝独秀,今天的世锦赛冠军王嘉男当时还跳不到8米。

2015年世界田径锦标赛在北京举行,兰迪带的三个中国小伙子都闯入了决赛,过去只有美国田径队有这样的实力。那届世锦赛还没过19岁生日的王嘉男以8米18获得铜牌,实现了中国男子跳远项目奖牌零的突破,中国选手高兴龙、李金哲分获得第四和第五名。

 

 

苏炳添到底能跑多快?

最早看出兰迪可以带其他项目的也是李金哲,他那会儿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说,“谁都来找他请教,他也总能解答,兰迪其实适合做中国田径队总教练。”

2018年10月我采访苏炳添时,从他口中第一次听说兰迪的名字,我当时不知道他是鼎鼎有名的田径名帅,还问了苏炳添一个无知的问题,“苦练了那么久都没有突破,一个跳远教练来指点一下就发生了质变,这个好像有点让人不太能接受啊?”

苏炳添满面春风地给我讲述了兰迪有多么神奇——

2017年10月我结的婚,刚结婚就不想要离家太远,就打了报告说,我不随队去美国训练了,队里也很理解,同意了。

当时我的主管教练袁国强也带队去美国了,他把我交给跳远项目的美国外教兰迪。兰迪2013年来中国带跳远队,冬训我就跟他练。说实话,我当时有伤,虽然还想继续跑,积极治疗,训练上我也习惯了认真对待,不打酱油不偷懒不糊弄,但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练,怎样才能突破,是否还能突破,我都不知道。对他,我就是尊敬、配合,但也完全没有更多想法,那时候我对下一步没有太多寄望,这是真实的想法。

技术上他帮我改了下摆臂和起跑。我当时的感觉是他的训练计划内容不多,练得不累。

我一直就是练得多嘛,练少了自己都不踏实,比如现在放大假,兰迪说一点儿都不许练,身心都要完全放松,我其实歇两天就坐不住了,总想着是不是应该跑一跑。他的理念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对他的信心是在实验成功之后建立起来的。

2018年1月27日在德国柏林的室内60米决赛我就跑出了6秒55,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2月3日我在德国卡尔斯鲁厄预赛跑了6秒53,决赛6秒47,破了亚洲和全国纪录,当时心里就感觉到很惊喜。

兰迪没有跟我一起去欧洲,他在电话里说他认为我可以跑到6秒45,结果三天后我真的就跑出了一个6秒43。

这个成绩出来,他又说,“呃,你其实可以跑到6秒40。”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也想看看自己下一站还能多快,结果2月底就拿到总决赛冠军,3月3日在英国伯明翰预复决三枪一枪比一枪快,6秒42,第一次拿到世锦赛亚军。

从欧洲回来,苏炳添表示想要跟着兰迪继续练,兰迪这才成为他的主管教练。

所有人都在猜苏炳添2018年能在室外百米上跑多快,“我自己也跃跃欲试,感觉自己可能会有突破,估算能跑到9秒95,从9秒99到9秒95,只有0.04秒,但是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很敢想的了。”

兰迪告诉苏炳添,“你今年肯定可以跑到9秒90!”苏炳添一个劲儿摇头,“没有想到6月23日就在马德里挑战赛上跑出了9秒91,7月1日,在巴黎又跑出一次9秒91。”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苏炳添一路加速,在东京奥运会上跑出了9秒83!被封“苏神”,举国沸腾。但兰迪一脸淡定,说这绝非他的极限。

“苏炳添到底能跑多快?”有关负责人曾跟兰迪一起开会,兰迪说了一个惊人的数字,“我认为他理论上的极限是9秒78。”

此次世锦赛苏炳添个人和接力都未能跑进决赛,兰迪接受新华社记者现场采访时仍然重申,尽管苏炳添已经33岁,但年龄仍然不是他最致命的限制,“我仍然坚信,他能够跑进9秒80!”

兰迪说苏炳添已经是世界上步频最高的短跑选手,如果按照原有的规划花两年时间解决好扩大步幅这一技术问题,后半程实力比顶尖欧美选手薄弱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他甚至能跑进9秒75。”

虽然兰迪已经不是中国田径队的全职教练,他也不再执教苏炳添,但他对新华社记者说,“我曾告诉他,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会随时在这里接受咨询。”

2021年8月1日,苏炳添在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半决赛中跑出9秒83,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 图/新华社

 

 

 “意外?不!”

苏炳添突破瓶颈的2018赛季,王嘉男也赢得了一个完美的2018年,只是相比于万众瞩目的百米大战,跳远一直不是一个高光项目。

全国田径冠军赛暨雅加达亚运会选拔赛上,王嘉男跳出8.47米的成绩,不仅追平了李金哲保持的男子跳远全国纪录,也无限接近于沙特人穆罕默德保持了12年的8.48米的亚洲纪录。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田径男子跳远决赛上,王嘉男跳出8米24,打破亚运会纪录摘得金牌。但人们更多记得的是苏炳添以9秒92的成绩摘得雅加达亚运会百米金牌。

直到此次世锦赛夺冠,王嘉男才被更多人看见,他说,“我所有的技术都是兰迪教的,助跑、空中技术、起跳都是他教的。比赛每一跳之间,他都会跟我强调助跑、节奏、精准度。”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如此艰难,东京奥运会上苏炳添一战封神,王嘉男却在预赛中出现意外,未能闯入决赛。他说自己在东京奥运会前也会跟教练吵架,“会跟兰迪发一些小脾气,但现在(备战尤金世锦赛前)我告诉自己,他说什么我听什么,我会跟着他的脚步走。”

兰迪在王嘉男夺冠后发了一条推文,说做教练的心总是因着弟子大赛的成绩而搅动。东京奥运会上他为苏炳添跑进9秒83而兴奋,为王嘉男惋惜。

而这一次尤金世锦赛,王嘉男八年前曾在这个体育场夺得世青赛冠军,比赛前兰迪对王嘉男说,“欢迎回家!没人能在这个场地赢你!”

夺冠让爷俩可以得意地宣告“我们在家门口没输”。然而比赛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兰迪也感叹苏炳添这个赛季经历了包括新冠在内的诸多艰难。

两大弟子的成就让人们惊呼兰迪老爹的“点石成金”。“田径场上没有奇迹,一切都是目标和实现目标。”周继明曾将兰迪的这句话作为专访文章的标题,他请兰迪分享执教经历中的趣事,兰迪讲了一个故事——1991年东京世锦赛比赛前两天,一个朋友问鲍威尔他能跳多远,鲍威尔随手在纸上写了个“8米95”,几天后,这个数字成为了新的世界纪录并保持至今。

尤金世锦赛上有记者问他对王嘉男夺冠是否感到意外?”兰迪说:“意外?不,我觉得如果世锦赛在去年如期举行的话,他的成绩应该在8米40到8米50之间。预赛之后,我就告诉他,你能够赢得冠军,我知道他是现在中国男队中最有希望赢得金牌的。”

2022年7月16日,美国尤金,田径世锦赛男子跳远决赛,王嘉男最后一跳8米36,夺得冠军 图/视觉中国

 

 

“兰迪不敲打任何人”

苏炳添突破瓶颈后,中国田径的专家们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时任中国田径队副总教练余维立详细了解他的训练和比赛安排,写文章总结经验。余维立接受采访时曾说,“男子100米达到10秒20很难,千里挑一、万里挑一,但从10秒20再提高更难,属世界难题。”他赞叹兰迪执教后,苏炳添取得的进步“非常不容易”,“其中经验应好好总结。”

兰迪已经68岁了,9年前来中国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执教这么久,他是个好脾气的教练,王嘉男说,“兰迪不敲打任何人,他总是夸我这好那好,跟他训练让我对自己特别有自信。”

为了帮助自己的中国弟子“实现他们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目标”,兰迪在东京奥运周期的两年里没有回家。东京奥运会后,他做好了回家的准备,把自己的物品都处理了。

人们惊喜地看到兰迪出现在尤金海沃德田径场的看台上,昔日的翻译王国杰在场地边指导王嘉男。兰迪最欣慰的莫过于自己影响到了像他这样的一批年轻教练。

王国杰曾告诉周继明自己给兰迪做助手的五年学到了很多东西,很感激他。“我亲眼看见他训练完把80公斤的杠铃放回架子上,没有主教练干这种事的。他电脑里的资料就像是个百宝箱,他还一直在学习,他不保守,对别人也很开放、一点不保留。”

兰迪说自己未来大部分时间都将在美国照顾年迈的母亲。他告诉新华社记者,他还是会为中国运动员做远程指导,其中最重要的目标,是帮助女子800米运动员王春雨备战巴黎奥运会。东京奥运会上王春雨创造了这个项目的历史,首次跑入决赛并获得第五名,她第一时间感谢了兰迪对她的帮助。

“她现在面临非常难得的机会,我希望她能够调整到大赛状态,如果她有着和苏炳添一样的心态,她将赢得冠军。”

2021年7月31日,王春雨在东京奥运会田径比赛女子800米半决赛中 图/新华社

 

第一次见到王春雨的时候,兰迪弯下腰给她系鞋带。在运动员面前,他永远是一个大有能力的温暖“老爹”。

在他的影响下,许多教练都开始使用训练监测系统精准抓取运动员的最优训练窗口,利用冠军模型系统比对并优化改进技术动作。一位年轻的中国教练告诉我,“兰迪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快七十岁了还是一个超级技术控,从不间断地在学习,他可以自己配置科研团队为我所用。而大多数中国教练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专项技术上,跟科研团队的融合程度不高。”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一些人认为兰迪的训练模式和团队搭建过于昂贵,难以普及。比如东京奥运会备战期间,兰迪的团队中不仅有医疗师、体能师、营养师和科研人员,甚至还有生物力学专家。“12个人的复合团队围着苏炳添,其中包括世界顶级的专家,这样的配置用在高度职业化的项目上无可厚非,在田径这样的基础项目里,这样的高配是基层体系不敢想象的。”

兰迪在一个演讲分享中说自己过去每隔五到七年就回到初中去执教,抛开最顶级的技术配置,“因为你必须记住最基本的东西。”

最基础的还是科学!

“我的基本理念是先训练动作,然后再加强动作。在你开始强化它之前,先建立一个技术模型,否则运动员就只能依赖于力量。”

当他要告别的时候,记者总要问他,“下一个苏炳添在哪儿?”“下一个王嘉男在哪儿?”

他说也许等到苏炳添和王嘉男退役做教练的时候,中国田径才有希望大面积地出现像他们一样的人才。

在尤金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他说出了对中国田径的“临别赠言”,这番话真诚到有些尖锐,会让人想到他可真的是李金哲口中那个可爱的“倔老头儿”:

“我觉得中国田协应该让所有教练参加培训,如果不经过课堂的培训,就不发给他们证书。这是我的专业,我是认真的,我希望所有的教练必须是专业的。”

他希望中国的田径教练能够普遍地得到好的教育,“教育并不是鼓励中国教练到美国学习,因为很多知识都摆在那里,并且全是中文的,只需要教练们去课堂上认真学习。”

参考资料:新华网王子江:《“王嘉男让我想起1991年的鲍威尔”——专访中国田协美籍教练兰迪》;No1Sport第一体育周继明:《田径里没有奇迹,只有目标和实现目标——专访苏炳添、王嘉男美国教练亨廷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