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尴尬、暧昧、中年,灵宝洪尚秀

稿源: | 作者: DLL 日期: 2022-08-26

钓鱼在本片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象征性爱好,大家老是说约钓鱼,结果要么到的地方水被抽干了,要么遇到湖泊泄洪人都没法立足。

《钓鱼》

8月4日晚,本届FIRST青年影展的闭幕盛典上,主持人鲁豫寒暄暖场,对着台下喊:那位两万块钱拍出电影的导演、被称为“灵宝洪尚秀”的南鑫在哪儿?请起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坐第五排靠过道的南鑫站起来,憨憨地笑笑,冲台上台下挥手。为了参加盛典,他换了一件短袖白衬衫,是他这些天最正式的穿着,但远看还是像《钓鱼》里他饰演的李伟穿的白T恤,松垮地罩着上半身,过早变大的肚腩突出;头发未经打理,稀疏纷乱,也和李伟一样。

导演谢飞在为评委会大奖颁奖前又说,现在是数字技术的好时代,过去我们只能进制片厂拍胶片,现在两万块就能拍出电影。指的又是南鑫。

入围“惊人首作”的《钓鱼》可谓本届影展最受关注的电影之一。南鑫还是本片的编剧、主演、剪辑、音乐、美术、音效。那晚他没有斩获任何FIRST官方荣誉,不过在一份媒体场刊里,他获得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奖;一份学者场刊的场外奖里,他获得“我们就想给它一个奖”。

4日稍早,我们以酒店某层“偶遇”的方式告诉南鑫他以最高票选获得两个“非官方”奖项。南鑫对着手机镜头语速缓慢,说自己也不是专业演员,只不过“比较松弛”,说李伟这个角色一开始找了其他朋友,结果不合适,只好自己上了。他希望以后能继续拍电影,“家里确实有两个孩子,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样子很是憨厚。

《钓鱼》首场放映前,影展COO高一天就说,“非常非常非常期待”大家的观后感。

故事是这样的——在三门峡灵宝(南鑫的家乡),胖胖的中年男人李伟和一哥们儿琪琪吃饭时偶遇了十几年前贴吧认识的女人苗苗,苗苗和李伟加上微信,莫名多了联系,苗苗约饭、苗苗爽约、苗苗再次约饭,两人终于见面正叙旧,苗苗的北京相亲对象姜子帅来了。李伟尝试开启话题,都被静默以待。接着他们到KTV唱歌,人人闷头吃果盘,苗苗说她给李伟唱一首,李伟说,咱俩认识十几年了,你给我唱个《十年》吧,苗苗不唱,酒醉睡着了,剩下男人相对无语,无处不尴尬。

《钓鱼》剧照

本片里,灵宝方言、带口音的普通话、纯正的京腔碰撞,是一重尴尬;李伟被苗苗召之即来,他和苗苗、苗苗和相亲对象、他和琪琪的签约主播佩佩,关系均是忽远忽近,一进一退像生涩的探戈,亦充满尴尬。放映厅里大家不时发笑或者鼓掌。

映后一位观众起来说,说南鑫是中国洪尚秀夸张了些,但他可以当三门峡洪尚秀或者灵宝洪尚秀。

从那天起,南鑫就变成了灵宝洪尚秀。

第一场映后,南鑫回答了策展人顾鹏远对于创作周期的提问,我们知道,《钓鱼》拍摄只花了一周。

第二场公映前,DCP(数字电影包)不知为何突然出了问题,通知放映取消。过了20分钟,观众又被召回。映后大家才知道,DCP能这么快重新上传,仰赖于《钓鱼》拷贝太小了—— 一般电影180G,钓鱼只有20G(南鑫没有像大部分电影后期一样叠加配乐、混声等等),所以20分钟就重新传好了。

演员都是素人,男主角是他。他说,他本来想找这些故事原型直接来演,“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不太愿意”,就找了认识原型的朋友们。创作初期只有大纲,他鼓励片场即兴发挥,他给出关键词,演员不断对戏演练,感觉差不多了就拍。

有时候片场只剩三个人。根据南鑫公开提供的说辞,拍摄过程一切都从简。“只要是花时间花钱的部分,能取消就取消,能忽悠来人最好也不给钱。”身边有朋友开传媒公司拍抖音的(类似《钓鱼》里李伟的哥们儿琪琪),南鑫和他们说:我感觉你们拍抖音比拍电影都费劲。

《钓鱼》剧照

《钓鱼》是FIRST的黑马,大家开始热衷于讨论南鑫的前史。在其他电影散场时、酒会上、电梯间,都能听到影迷对南鑫和《钓鱼》的讨论。通过访谈大家得知,他2010年左右加入一个跑酷团队,因为胖,其他人让他帮录视频,把视频里不标准的动作剪掉,他研究了一晚,打开“Windowns Movie Maker2.6”,发现自己适合搞电影。

后来他拍过婚庆、接过短片,拍过一些网大。他的短片《洛阳》投过FIRST,没入围,被告知排名五百多。曾获得FIRST影展最佳纪录片提名的《南》(此片豆瓣有71人评价,评分6.0),拍摄对象正是南鑫,他是寂寂无名的北漂导演,获得3000元投资后想拍一部短片冲击戛纳,被所有人反对,他很迷茫。

《钓鱼》里李伟、琪琪都是小镇中年男人,常去酒局,琪琪一心追求利益,李伟有妻子、孩子,但还有蠢蠢欲动的心,不在饭局上就在去饭局的路上,看上去没有正经工作,用南鑫的话形容是“因为自己的失败对家庭充满厌倦,看到年轻漂亮的女性心头便荡起涟漪却不能像姜子帅那样有责任和成本。这些和道德没关系,只是一潭死水下的生活白描”。

《钓鱼》对李伟、琪琪好像在平视,隔得很近,没有价值判断。南鑫憨笑着说,“我们的命运都差不多。”他2021年没什么活儿干,想找些朋友“简单地玩儿一个创作,享受有趣的过程”,就有了《钓鱼》。里面有不少长镜头,机位对准吃饭的男女,推拉摇移,定格在菜上酒上,又往回退,让我们看见几个人的背影。构图、机位、长镜头、低成本、中年男女的尴尬暧昧,这些都是让观众联想到韩国导演洪尚秀的地方。

《钓鱼》片长73分钟,我的观感和一位提问的观众相同,“实在是太戛然而止了”:关于苗苗佩佩姜子帅,什么都没有定论,李伟打开后备箱拿出渔具——钓鱼在本片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象征性爱好,大家老是说约钓鱼,结果要么到的地方水被抽干了,要么遇到湖泊泄洪人都没法立足——这时,片尾字幕突然出现,一行行字很快地移动,盖住李伟胖胖的身躯。

南鑫的回答是这样的:“它是一个邂逅,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比如吃饭碰到我以前的同学什么的,可能留了个微信,聊几句,也就不再说话了。有时候碰到很多人、很多面孔,也是会戛然而止,所以说在创作的时候我没有像一般的剧本去考虑结尾。”

《钓鱼》里有不少解读空间,但都被南鑫给消解了。一位观众问,场景设计经常选择用物品遮挡人物的身体、神态,这个有怎样的意图,是想强调人物主体吗?南鑫答:“有一些环境的遮挡并不是我有意为之,我希望越简单越好,选择一些常规的人看到的视角就可以,没有顾虑太多。”

又一位问,片中其他车牌都是“豫”,李伟常开的车牌是“川”,李伟这个人物背后有什么隐藏故事?“这就让你失望了,确实没有。”车是临时租的,小县城路不是太好,他正好租了一辆钓鱼方便的。

观众问,台词非常流畅,有什么秘诀。

他说,人物说方言,在表达情绪上占优势。

这个回答很简洁,也很洪尚秀。不过,南鑫说自己以前只看过一篇文章,说洪尚秀是现编剧本。“但没仔细看过,甚至以为洪尚秀是日本导演。后来搜了人家拍的《这时对那时错》,我发现一点都不一样,不是说推拉焦不一样,洪尚秀高级细腻的地方是我望尘莫及的。跟他比我刻意如渣。”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