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 伏尔加河上的爱与忧伤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姜晓明 日期: 2018-01-03

夜不知是从天飘落,还是从水面升起,伏尔加河带着爱与忧伤在迷蒙的暮色中流淌。

晚8点,落日把伏尔加河染成琥珀色,远岸上的城市逐渐变成一道模糊的暗影。游船开始调转船头,驶回出发的码头。

6月的伏尔加河夜晚依旧寒凉,一度热闹的二层甲板上已游客寥寥。人们纷纷躲进一层狭长的餐厅。餐厅并不营业,只在两侧舷窗旁摆了一些桌椅供游客休息。入口处有个吧台,上面吊着一台电视机,正在直播联合会杯足球赛首场“俄罗斯对新西兰”,餐厅里的游客三三两两地坐着,享用自带的香肠和啤酒,偶尔有人抬头看眼电视。我在过道里拽过一把椅子坐下,面前是对情侣,两人把胳膊摊在餐桌上拉着彼此的手,久久凝视对方,桌上摆着半瓶醋栗果酒和一串几乎未动的葡萄。靠近船头的另一个角落,依偎着另一对,男人把头发稀疏的脑袋埋在女人乱蓬蓬的卷发里,两人望着窗外,从船起航开始,他们似乎不曾换过姿势。

伏尔加河远比想象的宽广、浩荡,有一天夜晚,我们抵达乌里扬诺夫斯克找民宿迷了路,开车驶上一座横跨伏尔加河的铁桥,望着桥下无边的暗沉河水,我以为遇见了海。

球赛过半,俄罗斯1:0领先,在现场看球的普京从电视画面上闪过,他面带微笑地坐在防弹玻璃罩后。人越聚越多,我背着相机走出餐厅透口气。甲板上没什么人,驾驶舱旁,一个怀抱婴儿的母亲心事重重地望着河水发呆,任凭潮冷的风与河水的幽光在她脸上摩挲。

在柴油马达突突的轰鸣中隐约传来音乐声,我向船尾走去。长椅上一个穿白背心的小伙子正和一个女人亲昵,女人穿条粉色紧身裙,染着酒红色的头发,年龄看上去足可以当小伙子的母亲。小伙子一手握着啤酒瓶,一手攥着一个廉价小音箱,漏洞牛仔裤里的腿随着节拍抖动着。我觉得自己的出现有些突兀,尴尬地冲他们笑了笑,准备离开。小伙子朝我勾了勾四根手指,然后一仰脖把啤酒喝干,随手将酒瓶塞进脚下的塑料袋,里面已有七八支空酒瓶。我走到他们面前,他一把搂过女友吻起来,红发女人一脸陶醉。随后他们纵情起舞,小音箱似乎电池耗尽,断断续续的摇滚乐被铿锵有力的轮机声取代。他们的舞步有些凌乱,舞姿也说不上优美,但爱情加酒精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热能,小伙子刺青的臂膀上充着血。

船即将靠岸,晚霞映衬着婆娑的树影,一团乌鸦在半空中飞舞,仿佛熄灭的篝火上扬起的灰烬。

海鸥不再成群结队追逐船尾的浪花,只有三五只像一缕青烟在船舷旁飘飞。夜不知是从天飘落,还是从水面升起,伏尔加河带着爱与忧伤在迷蒙的暮色中流淌。

Tips

 喀山游船尚未被大批中国游客“光顾”,所以票价不贵,两小时只需280卢布(约合人民币30元)。

 6月的伏尔加河昼夜温差大,夜晚需穿厚夹克衫。

 离喀山河港码头三分钟车程有一家环境不错的格鲁吉亚餐厅,女招待有着爵士乐般的沙哑嗓音,当然菜的味道也可圈可点。包子好吃不在褶上,但这里的包子褶比馅大。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2 第27期 总第725期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12日
 
©2004-2022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3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