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 | 刘海健 理想主义者的生活实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张明萌 实习记者 易静 日期: 2018-05-16

“我做图南酒店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怎么让人真的体会到什么是好东西”

2017年10月,图乐剧场正式运营,剧场主理人刘海健将之视为图南生活美学酒店的精神核心。高配置的设备与极佳的现场效果令来这里表演的艺人赞不绝口。随着歌手小河今年5月20日专场演出即将到来,图乐剧场进入新的格局。

三年前,在筹备新酒店时,刘海健翻书看到“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心里一股热血涌上,将酒店命名为“图南”。“我不只是做酒店,我想传递不同的生活方式。”

他将这份期许寄托在新酒店上,设计时铆足了劲,修建时一鼓作气,仅耗时九个月就完工。酒店迅速实现盈利,他在酒店探索的全新商业模式也初见成效。他甚至开始考虑复制图南酒店,将自己理想状况下的生活实验扩散到更辽阔的地方。

 

理想剧场

3月3日,小河因活动住在位于广州番禺的图南生活美学酒店,出门碰到马帮乐队鼓手小刀,一问才知他们当晚在酒店四楼的图乐剧场演出。看完演出,小河找到新朋友刘海健,希望在图乐办一场演出。他还拉上摄影师严明、乐评人杨波、艺术家徐刚,准备在这里举办新专辑《回响》与《五》的分享会与《物更新,你倒退》纪录片首映会。演出最终确定在5月20日。

“他觉得能做个好东西,在这个场地办,质量有保证。在他眼里,来图乐剧场办演出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刘海健对图乐的演出质量充满信心。图乐剧场营业半年,举办了数十场演出,每次结束后,刘海健都会听到演艺人员对场地的肯定。央吉玛唱完了眼泪直掉,不停说声音太棒了;珊蔻·娜赤娅克唱完,下面的观众排着队请她吃饭;古筝演奏家常静那场,身边的朋友都忍不住讲“这是最好的一场”……

 

 

 

这些评价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图乐团队的希望。最初刘海健选择这个远离中心市区的服装厂旧址创立图南,对于一家酒店而言,现在的位置并不是最佳的区位,离地铁站三公里左右的距离也很难称得上交通便捷。事实上,选择这里正是因为图南团队看中了图乐剧场那块空地。从外观很难想象,这栋仅四层的建筑顶楼隐匿着可容纳近千人的演出场地。

在刘海健的设想中,图南是酒店,是视觉、听觉、审美的展现空间,图乐剧场的存在,补全了他生活美学体系的构建,包含着他希望传递的对新生活的认知:“我们的生活不纯粹是吃、喝、唱K、去酒吧,涵盖的面要更大一点儿,这是我做这个酒店、这个剧场的初衷,也希望更多人能感受到,日常生活之外,还有一些更有品质的事儿。”

图南创立一年之后,到2017年10月,图乐项目才迟迟上马。要不要做live,图乐团队纠结了很久。地理位置偏是巨大的障碍,每次演出很可能会赔钱。“但这个空间在这儿放了一年多,总不能一直等下去吧。”图乐的另外两位合伙人之前在天河太阳新天地运营乐府,运营一年后人气旺了,却因与商场利益纠纷移至海珠区的琶醍,后又挪位。于是剧场命名为图乐,“图”指图南,“乐”是乐府的延续。

决定要做之后,“怎么做”就顺畅了很多。这里地方大、成本相对低廉,租约一签15年,刘海健有足够的时间与资金创建理想中的live house:演出用的都是音乐人熟知的殿堂级音响,几万元的架子鼓、贝斯、吉他等乐器常备。为艺人准备的休息室不仅有基础的化妆间、更衣室,还有可监控全场的实况直播。

刘海健甚至还组建了一个演出团队,设有专职的调音师、灯光师、平面设计师、演出对接人员。“每个演出人员的要求不一样,我们尽量满足。乐器、音响接口、不同的位置怎么收音……图乐质量高,是因为有一个演出团队在保障。”

朋友说他“发力太猛”,那么大的场地不如搞个酒吧。但他还是决定将图乐剧场继续办下去。图南酒店有艺术画廊和24小时书店,都集中在视觉上,live是听觉的审美展现,且live比放音乐更有现场性,“每一场演员的表演状态都是绝无仅有的。”

图南的盈利保证了图乐的生存,使图乐不像别的live house依赖票房维持。没有演出的时候,图乐剧场也用于场地租赁,举办分享会或产品推介会、培训会。实现自给自足并没有让刘海健满意,他依然为图乐的推广担心。“钱是不指望赚的,但都是很好的艺人,这么好的演奏,这么好的体验,这么好的现场,没有人来看,真的很尴尬,我们也很心痛。”

在计划中,图乐剧场与图南酒店会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艺人和观众都住在图南,艺人演出结束了,去一楼办个小型酒会,和观众继续交流。第二天早餐,还可能在图南的花园再次相遇。有次马条应星外星创办者周晓川先生之约,喝着酒,在花园里弹了两首曲子,周围人跟着唱,一群人开心极了。

 

理想酒店

图乐剧场依附的图南生活美学酒店是刘海健审美的结晶。这座酒店耗时九个月,由他设计并修建。比起做酒店本身,提供新的生活方式是刘海健更想着力的部分。

大学时,刘海健去看画展,一幅画乍一看平淡无奇,离开时走到门口扭头一看,那幅画竟然发着光。这是刘海健记忆中第一次感受到绘画带来的触动,跟触电似的,记忆里与光相关的画面排山倒海。等自己做酒店了,他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在生活里出现,于是酒店三楼四楼的过道以画廊的方式呈现,两侧挂有他选好的画作,客人看上了可以买走。

 

图南酒店房间内景

 

有几块墙壁已经空荡荡,画作跟着在这里住宿的客人走了。有些画在画廊里没卖出,反而在酒店里卖出去了。这也是刘海健想做的,为艺术家提供一个接地气的展示窗口,让艺术品走进家庭。

同样的想法出现在酒店的其他设置中:图南房间内所有使用的家私、洗浴产品等皆为刘海健从各地搜罗来的优质原创设计;风格别致的雕塑,四千余本书籍,黑胶唱机与黑胶唱片,别处少见的白兰地、威士忌和红酒充斥在图南各处空间。

 

图南酒店一角

 

“它代表主人的审美取向,这种审美的传播,是有人来了,会觉得很漂亮,有格调。艺术怎么走入生活?是在生活中形成温暖的东西。生活中的艺术去哪里?不要放到殿堂上,它的核心是非常包容的,最终形成艺术文化生活。这也是做这个酒店的初衷。”

刘海健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设计专业,六年前进入酒店行业。“说句实话,换个人筹建这个酒店,不一定建得起来,他得知道什么是好的。”他深知芬兰的手工艺品和中国的生活用品的区别,坚定地认为中国没有精品,因为精品耗时长,制作慢,成本高。快消品总能轻易获得市场。要让人见过好东西能够好成什么样子,他们才能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我做这个酒店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怎么让人真的体会到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精品、什么是艺术,艺术和装饰的东西、和工艺品有什么区别。”从事艺术行业多年,他认为自己的眼光能够“告诉你什么是好的”。

他的眼光被现实证明:开业三个月,这家酒店已经陆陆续续被买走了大厅里的长桌、客房里的木柜、走廊挂的版画和角落里的成套餐桌椅。上个月,仅铁壶便卖出了四百余件。酒店入住率一直保持在80%左右。

刘海健认为,酒店并没有过度设计,装修是大白墙,只是用了该用的东西。窗帘、挂画、床上用品,都是“有品、能让更多人体会到生活氛围的东西”。房间里的黑胶唱机、茶具,一楼的书店则是在提供清新的文艺的气息。

他并不认可当下大众文化,甚至认为娱乐方向是错误的。酒店聚会时,刘海健跟工作人员提议去图乐剧场放电影,大家都蔫蔫的。一说唱K,大家又high起来。“我们没有精神向往,容易选择一些低俗的娱乐方式。一代人如果不做些挣扎,下一代就会继续传下去。90后的小孩子,聚会很少说去看画展、看音乐剧,吃完饭干嘛?唱K,泡吧。脱离这些就没法生活了吗?”

“看书、喝茶、听音乐都可以填补生活的空白,希望已经富起来的人不要再去洗脚、按摩、桑拿、打麻将。”

在图南体验了这样的生活品质,认可这里的生活理念,离开时购买这里提供的产品,或许可以让更多人建立新的生活方式。同时这也成为一种商业模式,补充酒店的盈利模式。

“我觉得图南可能要做蛮牛逼的一个事,别人雾里看花一样看这个酒店,以为是做什么音乐酒店,什么图书酒店,不是。不仅仅是这么一点点东西。图南更多是做一个平台,推介好产品,或者好的艺术家作品。图南会有一个标签,进入图南的一些产品是值得大家借鉴的,我是要做这样一个平台。”

刘海健正在筹备新酒店,选址在更符合酒店区位的地方。“酒店是商业性的事儿,开到这么一个地方曲高和寡。作为一个正常的商业计划,我要有一个数据,知道它跟别的酒店区别到底有多大。”他的最终目的是将图南变成文化地标后开到三线城市,为当地提供文化品味。

他成长在一个小城市,小时候看个画展要坐火车到北京。那时候他羡慕北京人,一天可以看好几个画展,同一个画展还能每天看。“艺术文化生活丰富”成为他留在大城市的理由。在他眼里,三线城市见不到好东西,但三线城市的人渴望见到好东西。图南能够提供好东西。

道路看起来有点儿长,但刘海健乐在其中,“图南嘛,背负青天,”他笑着说。

 

告诉市场,在不变形的情况下也能赚钱

人物周刊:你一直在强调艺术要融入生活,为什么?

刘海健:艺术本来就是身边发生的一些东西,和生活是不可能切分开的。但艺术真的是有门槛的。为什么呢?首先艺术是相通的,到了一定状态,会理解相应的艺术。两个一模一样的不锈钢的杯子,其中一个印得很厚,你能看出它的分量,不会觉得轻飘飘的。这里面有好多不可言喻的东西在里边,这就是门槛。这跟你用了多少的心血有关系。就是因为艺术有门槛,艺术作品才有价值,要不然都去模仿有什么价值?打印好了,挂墙上,那是廉价的。原作真的不一样。

人物周刊:很有可能正因为艺术需要门槛,所以大众文化才那么盛行,因为大众文化不需要门槛。

刘海健:现在大家都解决了温饱的问题,生活不可能只有吃和喝,有更多的事。这些更多的事情是怎么来的?总得有人去做才能有。但是做的人都挺累的,你说做这种画展,做了之后,能够有什么好的回报?但我还是要竭尽全力深耕下去,这样才有意义,这个品质才是真正的品质。

每天吃吃喝喝太难受了,但问题是你没上那个台阶都会觉得它不就那样吗?艺术有没有门槛,肯定会有的,我们现在就是要把这个门槛赶紧跨过去,大家要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这个东西在一个什么环境里。

人物周刊:这可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刘海健:是,这个肯定是需要的。不过现在变得很快,麦当劳都在重建自己店里面的风格,塑料椅子都换成木制的,都是50年前的大师设计的款式。大家都知道寻求好东西了,在脱离以前的东西。

人物周刊:需求变了。

刘海健:对啊,现在为什么很多饭店大家都要做风格?因为大家都知道吃不是唯一的。为什么大家不想想,既然吃不是唯一的,那你生活的环境里是不是应该有更多吃喝以外的东西?它们能让你活得更愉悦。

这些事情我都考虑透了,这是非常值得的一个事。起初预感到盘子很大,但现在我也没有去找资金扩大,我特别担心资金给我造成压力,让我要做的这些事走形。

所以我想在市中心去开一家店的时候,是要告诉市场,不走形的情况下也能赚钱。我在图南已经做到了,不走形也能赚钱。不走形,图南才能成为一个文化社群,能吃,能住,能娱乐,这是很综合的一个事,是把五星级酒店所做的商务性的事做成文化样式,但是不一定会赚钱。我蛮注重一个品牌的生命力,它的生命力到底有多旺盛,要看它背后有多少东西。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21期 总第679期
出版时间:2021年07月1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