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 李晓洋 敦煌风漠中的壁画修复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李乃清 实习记者 陈梵 日期: 2018-08-15

敦煌为大漠戈壁包围,风沙肆虐,莫高窟早年未经保护时,风沙会灌入窟内

敦,大也;煌,盛也。西北茫茫荒漠中,伫立着一座壮美伽蓝,南北1.7公里的崖壁上凿有735座石窟,窟内壁画总计4.5万平米,泥塑2415尊;千年莫高窟,乃全球遐迩闻名的艺术宝库。

80后壁画修复师李晓洋在敦煌出生、长大,他的爷爷是壁画修复领域的泰斗级人物李云鹤。据李晓洋介绍,为了保护莫高窟,几代人一直在与风沙赛跑。

“敦煌为大漠戈壁包围,风沙肆虐,莫高窟早年未经保护时,风沙会灌入窟内。我听爷爷讲,以前洞窟内一半是沙子,埋了不少壁画,他们要先做清沙工作,沙子清完,好多千年壁画才得以重见天日。现在防风固沙还是个大项目,九层楼顶上戈壁滩设了保护区,全都做了防风固沙措施。风沙会侵蚀岩壁,导致崖体疏松垮塌,我们现在看到的莫高窟并非初始建造时候的样子,部分洞窟的前室已经塌毁,只留下甬道和后室,崖体其实已经断了一层。”

 

与风沙赛跑,面“壁”修行

洞窟内已搭起高高的脚手架,工作台上摆满了图纸、天秤、不同容量的玻璃杯和各种修复工具,前排还支起一列红色安全帽。

李晓洋的工装裤已经穿破了,他乐呵呵地调侃:“那个裤子有点浅,上(脚手)架不是很方便,后来我把腿那一段剪了,现在已经不成形了。”

自2011年工作至今,“修三代”李晓洋已当了7年“文物医生”,经过在敦煌研究院的历练,李晓洋目前已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昔年初出茅庐的新手,如今已是修复小组的现场负责人。

 

李晓洋修复壁画

 

具有珍贵价值的古代壁画历经千年岁月会出现各种病害:起甲、空鼓、酥碱等等,修复师要根据不同病害“私人定制”一套严密的修复方案。“修复起甲壁画主要是增加颜料层与地仗层的粘结力,具体工艺有除尘、注射粘结剂、回贴颜料层、滚压等步骤,修复酥碱壁画还要采用加固与脱盐相结合的方法。”

壁画修复师并非想象中那么浪漫。“这工作其实挺枯燥的,你需要在一个地方久坐一整天,每天工作量可能也就修复20平方厘米,很多人坚持不下来。”

但夜深人静时,看到经过自己双手完成的修复成果,李晓洋觉得格外欣慰。“记得有个起甲壁画,颜料层特别薄,脱落得很惨,很多人物的脸压根看不出来,墙上全都是卷,后来修复完整幅画面那叫震撼,图案线条也都清晰起来了,这种成就感给了我内心极大的鼓励。”

1989年出生的李晓洋,从小在莫高窟窟区长大,长辈几乎都在敦煌研究院工作。“我们当时住的房子离九层楼就六七十米吧,那里有家属公寓。”

在李晓洋记忆中,童年就是跟随爷爷李云鹤在各个洞窟看他修复壁画。“儿时印象最深的都是莫高窟的连环画,那时最喜欢九色鹿,还有61窟五台山图,那是唯一几个小孩能看懂的。”

爷爷兢兢业业从事壁画修复,耳濡目染的李晓洋从小对此心生羡慕。“总觉得这工作很有意思,爷爷能去好多地方,想着长大我也要这样到处跑。”

 

榆林窟

 

自2011年工作以来,这是李晓洋唯一在家乡敦煌度过的夏天。此前几个炎夏,他基本都在各地参加援外项目:2011年至2012年在甘肃天水,2013年在河北曲阳,2014至2015年在山东泰安,2016年至2017年又在河北石家庄待了两年。

李晓洋如愿成了爷爷那样四处奔走的文物修复师,但对于好动的他而言,这份工作也是一种修行。“做壁画修复的时候不能动,一直要在那儿坐着面‘壁’,这个过程对我的性格而言也是一种煎熬和挑战。”

 

做工容易,做匠很难

“面壁”修复古文物是项清苦工作,但86岁的李云鹤坚守了一辈子,孙子李晓洋也毅然选择了这份传承。

能与千年壁画有直接接触,李晓洋觉得荣幸,画作上那些沉静的面容偶尔也会触动他,有种穿越时光的美妙体验。“感情上我更偏爱唐代洞窟,它的人物画线条勾得很细,整体偏于肥美状,我比较喜欢这种画风。”

回看李云鹤和李晓洋的选择,祖孙俩的人生轨迹,冥冥之中有种呼应。

1956年,24岁的李云鹤刚毕业,离开山东老家,响应国家号召去西北,他原本的目的地是新疆,顺道探望在敦煌文物研究所工作的舅舅,这一停,竟在敦煌停了六十多年;2011年,22岁的李晓洋从墨尔本某大学室内设计专业毕业,本想在国外再待两年,但护照到期,得回国换护照。这一回,就再也没走。

李云鹤回忆,那年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还让他说服李晓洋,这孩子在莫高窟长大,从小跟着老爷子熟悉文物修复工作,后来出了国眼界又开阔,是难得的人才。李晓洋坦言,“我也想过继续待在国外,但爷爷对我影响很深,敦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属于这里,最终决定留下来,我想把壁画修复工作当作一项事业去做。”

上世纪50年代,李云鹤被分到敦煌文物研究所的文物修复部门。1962年,时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的常书鸿交给李云鹤一个任务——修复敦煌莫高窟位置最高、受损最严重的161窟。

“记得爷爷跟我说过,因为长年干燥气候和风沙对于壁画的影响,当时推开洞窟木门,里面的颜料层一遇上流动空气,就像雪花一样片片往下坠,他觉得非常痛心,决意着手修复工作,161窟不大,只有六十多平米,但爷爷和他的助手用了七百多天时间才完成修复工作。”

经过两年多努力,161窟成了莫高窟第一个被修复的洞窟,李云鹤研发的材料和首创的修复工艺均获得国家一级奖项,他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也深深影响了后代李晓洋。

“爷爷经常跟我说,做一个工很容易,但做一个匠很难,这门手艺没有巅峰,他至今都还在学习,他教导我们,要用心面对每幅壁画,作为一名合格的壁画修复工作者,我们不仅要有匠人精神,还要有医德。他常说,你来给文物看病,如果你去打针输液,护士技术不好你还会骂骂咧咧两句,文物不会说话,你工作态度恶劣,我要是文物恨不得从壁画钻出来给你两个嘴巴子。爷爷教导我们,对于文物要抱有敬畏之心,文物不会抱怨,我们就更应该有这份责任心,你修复的是文物,不是今天砌砖明天垒墙的事,与其破坏它,不如别动它,我们是为了让它延续生命。”

 

 

美的空调 爱在无风时

人物点评

他在风沙中延续绚烂色彩。生命不过几十春秋,一代又一代的敦煌人将青春献给大漠,重现被黄沙掩埋、侵蚀的文物光辉,风沙不可灭又如何,他只默默守护这一刻无风的美好。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30期 总第688期
出版时间:2021年10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9428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